【飞贝】Dark Paradise

BGM - Dark Paradise,请务必点开。

致郁,OOC预警,第一人称预警。

普通人飞x吸血鬼贝,有隐藏剧情,欢迎评论讨论。

和 @光白月相和_MoMo 宝贝的联梗。



00.

我又梦见他了。

 

01.

这是我这个月第五次梦见他。

一个瘦削的男孩儿,皮肤苍白,脸颊下陷。他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饱满的唇瓣也是毫无血色的。

他安静的站在树荫里,而我站在明亮的阳光下。

我问,你是谁。

男孩儿没有回答我。我们的距离很远,可我竟然清晰的看到他笑了,他漂亮的唇形动了动,像是在对我说什么。我听不清他的话,呼啸的风堵住了我的耳朵,树木茂密的枝叶在风中哗啦啦的摇曳,遮过了他的声音。

我眯起眼睛,努力辨认他的唇形。

像是“我”。

他不断地不断地重复着,在风中,在树叶的拍打声中。

突然,我听到了他在说什么。

那一瞬间,男孩儿消失了

 

02.

连续不断的梦境令我感到非常疲惫,甚至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的思绪还沉浸在那个男孩儿的面容里。

算得上好看吗?

不算。

我在心里给出一个否定的回答。他太瘦了,颧骨高,令脸颊都凹了下去。一头乱糟糟的脏辫,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正经的人。他上挑的眉峰让他的眉眼之间带着一股戾气,这绝对不是我会喜欢的类型,但我的心里总像是有什么东西空落落的。

为什么,我……和他曾经认识吗?

这个想法跳出来的瞬间,我狠狠的愣了一下,随即用力摇了摇头,尝试将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摇晃出去。

丁飞,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不过是一个梦境而已。

 

03.

今天是我梦到他的第六天,我似乎离他更近了一些,而他仍旧站在那棵大树的树荫下,站得懒懒散散的。他向我挥了挥手,好看的唇瓣微微张开。

我惊讶于我竟然听到了他的声音。是带着沙哑的少年嗓音,语气平平淡淡,他的声音算不上好听,但起码不令人厌恶。

他说,你为什么不过来?

这是他第一次与我交流,我尝试着迈步,但我的脚步像是被什么拖住了。我无奈的抬起头看着他,怕他听不清我的话,我甚至特意扬高声音。

我走不过去。

你不用这么大声,我的听力很好。

男孩儿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起来,活像是一只小狐狸。

我忍不住问他,你知道我是谁?

他的视线遥遥的落在我的身上,我意外的从中感受到一股怀念的味道和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那种感觉让我觉得,我似乎应该认识他。

是我忘记了什么吗?

 

04.

他来到我的梦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05.

我们的距离似乎每一天都在更近一步,在不知道第多少天——大约是十几天或是更多——的时候,我甚至一伸手就能碰到他那头乱糟糟的脏辫。

他让我坐在草地上,我的梦境里是一篇茫茫无垠的绿色的草坪,只有男孩儿站的地方有一棵大树,几乎称得上巨大,枝繁叶茂,覆盖着一大片草坪隔绝阳光。

近距离看他的感觉比远处时的模模糊糊要好得多。

他会和我说一些话,可在我看来大抵都是些毫无用处的废话。我头一次发现原来他的话有这么多,哪怕我不去理会他,他也能眉飞色舞的说上很多。

他懒洋洋的靠在树干上坐着,跟我提到他有一个爱人,好看又高挑。我心不在焉的问他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他却突然沉默了。

突如其来的安静令我有些无所适从,我猜想他的爱人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于是我对他说抱歉。

他说不用。

他站起身来,掸了掸裤子上沾着的草叶。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该回去了,丁飞。

他说。

 

06.

男孩儿似乎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这让我对于他知道自己的名字感到并不意外。

我平躺在床上,双眼盯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耳边萦绕的全都是男孩儿的声音。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的。

连续很久做同一个梦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起码于我而言是这样的。我与友人约了一场酒局,他是个驻唱歌手,总是穿着一身白衣,会唱歌,也会吹箫,据我所知他甚至还会画画。他今天特地为了我请了一天假,我们坐在他工作的酒吧的卡座里,我将最近遇到的事一一说与他听。

你知道人死了会去哪里吗?

他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相信有死后的世界。你别给我说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

这种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

他笑了笑,将面前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07.

我在下班后迫不及待的赶回家躺倒在床上。

其实工作真的没有那么累,但是我有点想念那个男孩儿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和唇间若隐若现的两颗小虎牙。或许还有他那些毫无意义的话语。

我甚至有些记挂他带着些许悲伤的眼神。

好吧,好吧,我想他。无论是哪方面。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放空了思绪,很快沉入梦境。

 

08.

果然,他又出现在我的梦境中。

这一次我终于触碰到他。

他的手指很凉,指尖轻轻在我的脸上勾勒描绘。他比我矮一些,我忍不住用指节去抬他的下巴。男孩儿的下巴削尖,下颚没有一点多余的肉,连颌骨的线条都是锋利的。

我用手指摩挲他冰冷的脸颊,低声问他为什么这么凉。

他抬着头,嶙峋的五指抓住我的手腕,向我笑出两颗虎牙,说因为这是在梦里。

不,不对。我说,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为什么只有你是冷的。

因为这是你的梦,也是我的梦。

他低哑的声音轻声说道。

 

09.

他说他叫贝贝,要我记住他的名字。

他吻了我。

 

10.

    我躺在床上,用手指碰着嘴唇。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他冰凉的触感,我不知道怎么会有人那么冷,冷到他的温度快要透过嘴唇凉进我的血液里。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吻我,可他的眼中有浓得化不开的悲伤让我无法拒绝他,也来不及拒绝他。他的动作太快了,蜻蜓点水的一吻,然后他推了我一把。我正震惊于他的亲吻,没办法及时作出反应,在我以为我要摔倒的时候,我在下坠感中惊醒过来,背后都是冷汗。

房间还是那个空荡荡的房间。没有明亮的阳光,没有一望无垠的草原,没有那棵大树,也没有他。

我缓缓的坐起身来。在我醒来之前,他好像对我说了什么,让我记住他的……让我记住他的什么?

天啊,我忘记了他要让我记住什么。

 

11.

    点我。

 

12.

    “贝贝……?”

 

13.

贝贝不见了。

我在那晚之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的梦境中只有成片的黑暗和腐朽的树干。明亮的阳光、一望无垠的草坪、那棵大树、贝贝。一切都不见了。

我听到渡鸦哀鸣的声音,纯黑色的鸟儿落在光秃秃的树枝上,我拼命的在梦境中奔跑,呼唤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来他要我记住的是什么。

他要我记住他的名字。

他叫贝贝。

 

14.

我辞去了现在的工作,在同事打电话问起的时候,我笑了笑说工作做累了,人总要歇一歇的。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他只对我说了一句保重。

我在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因为我现在对于入睡有些困难,大约是因为我睡得太多了。我太想再见到贝贝,可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找他。

我只能强迫自己睡着。

梦中的场景还是一片黑暗,但神奇的是我可以看清一切。我看到歪倒的十字架墓碑,看到腐朽的人体,看到森森的白骨。

渡鸦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喊,它们全都晃动起来。

于是我又开始拼命的在黑暗中奔跑,脚底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奔跑中我的背后汗湿一片,我终于喘息着醒来。

窗外也是一片黑暗。

现在是凌晨一点。

 

15.

药片的剂量加大了,它已经不足以帮助我陷入睡眠。

中途我的友人曾经来过我家中,我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招待他,只能给他倒出一杯温热的水放在他面前。我知道我一定看起来非常憔悴,因为友人的眼中满是担忧。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说,温热的指腹抚摸我的脸颊。

不是贝贝冰凉的触感,而且温热的、活人该有的温度。但是这个感觉就是不对,我避开他的手指,双手插入一个月没有修剪过的乱糟糟的头发中间。

冉,我该怎么办……我找不到他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失声痛哭。

 

16.

我抓着十几粒安眠药吞下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耳旁传来歌声。像是他曾经给我哼唱过的歌曲。

等等我……

我是不是……快要见到你了?

 

 

17.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他。

上挑的眉峰,高挺的鼻梁,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的嘴唇,瘦削到凹陷的脸颊。

可他的眼中为什么还是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18.

“你为什么难过?”

“因为……我爱你。”


 
评论(18)
热度(84)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