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贝】惯的 2

5章左右完结,偏现实向。

01


02.

离开丁飞的房子的李京泽定了最近一班飞成都的机票。

他打电话给谢宇杰,可是谢宇杰没接,李京泽又打给马思唯。这一次电话终于接通了,率先从听筒那头传来的是及其嘈杂的音乐声,间或有几声女人的娇俏笑声,显然是他们又组团在club里浪。李京泽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和丁飞同款的卷毛,支支吾吾的说自己九点多的飞机飞到成都。

马思唯问他是不是跟丁飞吵架了。

李京泽立刻否认。

谁跟他吵架,爸爸有事。

有事你不能电话里说?

干啥,不方便啊,那边的妞儿挺辣的吧,Ty知道吗?

李京泽蒙在口罩里的声音模模糊糊的笑了。他知道马思唯的弱点在哪,并十分乐于以此来揶揄对方。那头音乐的声音变小了,几秒钟之后彻底消失不见,李京泽猜马思唯大抵是离开了包间。

他听着马思唯骂骂咧咧的声音警告他不许告诉唐溢,说你先上机场等我去。

行行行,日妈服了你咯。老子这就过去。

这边李京泽刚刚挂掉电话正准备收起手机,那个小小的通讯设备立刻又震动起来。李京泽只得中断自己的动作,抬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丁飞。

李京泽握着手机静静的看了闪烁的屏幕三秒钟,拇指果断的按住红色的挂机键滑动一下,拒绝了对方的通话请求。

无非是问他现在在哪,让他赶紧回家。

iPhone屏幕最下方左边的绿色图标上显示着一个醒目的红色一,李京泽看得心烦又不想点开再看到丁飞的名字,索性关了手机。

眼不见为净。

当他匆匆忙忙的赶到机场的时候,离飞机起飞之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九点多的班机是今天最后一班飞往成都的班机,如果他错过了,就只能改签至明早。李京泽不想在机场过夜。没有任何行李的李京泽一身轻松的取了登机牌,小跑着从安检奔到检票口。候机大厅里已经第二次播放他的名字,提醒他即将错过起飞。

都怪他妈丁飞。

李京泽在口罩下撇了撇嘴,气喘吁吁的拉下口罩,按照登机牌的座位号码找到自己的位置。

时间太紧,他没有买上头等舱,只能同各种各样的人一起挤在经济舱中。李京泽的运气不错,他刚好被分配在靠窗的座位上,他的旁边是一位父亲带着孩子。

那小男孩儿看起来六七岁的模样,一路上不安生的闹腾得紧。李京泽实际上不太喜欢小孩子,他觉得吵闹,又不好开口,只能闭着眼睛侧头靠在机舱上,尽量远离在座位上不停地动来动去的男孩儿。

他忍耐着飞机起飞带来的不适和飞行途中偶遇气流的颠簸。他的手机在机场就被他关机,现在没有歌可以听,这个时间点李京泽实在睡不着,两个小时的飞行令他觉得无聊得要命。

他的烟瘾犯了,抓心挠肺的难受,可飞机上禁烟,李京泽想下飞机一定要先抽上一口,

李京泽转念又想到自己和丁飞吵架之后虽然看似冷静,但实际上还是冲动之下离开,哪又有闲情记得要带烟出来。

李京泽砸了咂嘴,味同嚼蜡的吃掉了飞机上提供的一点点餐点零食,不让嘴巴闲着以控制自己想要抽烟的欲望。

两个小时的旅程不长不短,抵达成都的时候也不过是晚上11点左右。他双手插在口袋里,随着人流一起涌出机舱往出关口移动。他的目光不断梭视在接机的人群之中,一眼就看到一头熟悉的脏辫格格不入的站在大厅里,背靠着巨大的圆形石柱低着头双手握着手机不断操作。

李京泽懒懒散散的走过去搭上他的肩膀。

大半夜的,还王者呢?

马思唯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也不知啷个喊老子过来白白等了两个小时。

先走,先走。

李京泽半拉半拽的带着马思唯,按照路标一路走到出租车的候客处。两人上车后马思唯随口报了一个地名,然后手底下放了一个大招。

他嘟嘟囔囔的说别装了,你他妈就是跟丁飞吵架了。

马思唯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几下,以极快的速度秒掉了对面的人,拿下本场MVP。他退出游戏,这才抬起目光,透过后视镜注视着望着窗外的李京泽。明明灭灭的路灯落在他的脸上,光影的交替勾勒出他的面部轮廓。他的神色有些疲倦,马思唯识趣的闭上嘴。

这不是李京泽第一次和丁飞吵架,当然也不是马思唯第一次接收一个什么都没有、只带了一个人跑到成都来的李京泽。

李京泽这个人向来心直口快,可只要一牵扯到丁飞,人就变得别扭起来。马思唯也不知道李京泽别扭什么,吵架也不说吵架,电话里说有事找他们,到了这里又一言不发。

好咯,兄弟带你玩儿去。

最终,出租车停在一家club门口。

这家club也是李京泽熟悉的场地。他常来成都,每次都同他的兄弟朋友来这里放纵,偶尔丁飞会同他一起来,大部分时候男人只是在酒店一边看书一边等他打来电话,迷迷糊糊的说自己喝多了,要丁飞去接他回家。

该死,又是丁飞。

李京泽懊恼的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忍不住又想起这头发也是丁飞带着他去烫的。

阴魂不散。

他暗暗骂了一句,跟着马思唯左拐右拐的进了包厢。谢宇杰跟色痞都在,对他的到来甚至没有丝毫惊讶。谢宇杰喝得红了脸,举着酒瓶朝李京泽扬了扬算作是招呼。

包厢里的姑娘个个腰细腿长身材火辣,薄薄的衣料快要裹不住胸前两颗浑圆的球体,她们有人认得李京泽有人不认得,但显然谢宇杰和色痞在他到来之前就替他做了自我介绍。李京泽长得好,姑娘们都爱往他身上凑,李京泽也乐得来者不拒。他揽着姑娘纤细柔软的腰肢,一手接过色痞递来的酒瓶。

他喝酒的动作豪气,带着几分生猛的劲头儿。一瓶啤酒一口气干掉三分之二,有一点白色的泡沫沾在唇边,被李京泽用手背抹掉。他单手摩挲着靠在他身上的姑娘的腰侧,仰着头暴露出喉间不明显的突起。

李京泽想在吵闹的音乐声中安静的想,现在本应该是他在丁飞怀里,而不是在远离西安的地方搂着一个不知名的姑娘。


 
评论(11)
热度(92)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