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佳节

提前元宵节快乐,送大家一篇小甜饼日常。

初次写这对,ooc是我的。


这是诸葛青第一次在北方过春节。

比起南方的潮湿阴冷,诸葛青显然觉得屋中有暖气的北方更适合存活——至少他不用在房间里也裹上厚重的棉服,这让他感到满意。

王也在厨房里忙忙叨叨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诸葛青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窝在王也家里那个懒人沙发上,掌心抵在削尖的下巴上,盯着电视屏幕里播放的电影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呵欠。

“老王,老王!”

“哎哎,嘛啊祖宗。”

正挽着袖子包汤圆的王也听到诸葛青的声音,随手用小臂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扬声开口询问。房间里暖和,厨房里就是热,忙活了一下午的王也觉得自己腰酸背疼。他看着半成品的汤圆软趴趴整整齐齐的搁在案板上,长叹了一口气。

“唉……每年都得自己包,锦芳的元宵排仨小时队都买不上……”

真佩服那些叔叔阿姨。

他撇了撇嘴,嘀嘀咕咕的洗了手,随后将那些已经成型的汤圆挨个儿码进冰箱的冷冻室。桌上的材料还剩了一半,王也扶着腰舒展一下身体,趿拉着拖鞋走出厨房。

一出厨房门就瞧见诸葛青笑眯眯的盯着他看。

“看啥看,我歇会儿不行吗。”

“没说不行呀。”

诸葛青整个人瘫在绵软的沙发里,在王也面前全然没有了在外展现的风度。他冲王也勾了勾手指,眯起的双眼由于笑容变得更弯了些。

“老王,来亲一个。”

“你还能要点儿脸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王也抓了抓自己那头随便扎起来的头发,还是走到他身边,俯下身对着扬起头索吻的男人给予一个柔和的亲吻。

双唇相接,诸葛青的手臂缠上王也的脖子,让本来只打算进行浅尝辄止的王也没有后退的余地。诸葛青的舌尖沿着王也饱满的唇形描摹,一点一点舔舐唇缝,直到对方半是无奈半是纵容的张口接纳他。

诸葛青的双眼有一闪而过的幽蓝光芒,王也高挺的鼻尖抵着他的脸颊,呼出的热气让诸葛青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些。他用纤细的手指勾着王也束发的皮筋,轻巧的将其挑落。

“哎你……唉。”

落下的黑发与诸葛青的长发交织在一起融为一体,王也用了力气拥抱他,将他往身体里揉。胸膛贴着胸膛,彼此都能感知到对方剧烈的心跳,诸葛青在到达顶峰时咬住王也的脖子留下一个醒目的牙印,然后在王也退出的时候绷着身体不让液体流出。

但还是有液体缓缓滴下沾湿了沙发布料。

“弄脏你沙发了,对不起啊。”

诸葛青毫无诚意的道歉。他胸口衬衫扣子大敞,裤子也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他用自己冰凉的脚趾蹭着王也的大腿,直到王也将他细瘦结实的小腿握在掌中。

“你喊我就为了这个?怎么还这么凉呢。”

“唔。”

“‘唔’是什么回答啊……”

王也松了手,诸葛青又将脚踩到他腿上撩拨。他披散着头发,先是捡回了诸葛青的裤子又任劳任怨的给祖宗套上,然后去玄关弯腰翻找一阵,把一双棉拖丢在他面前。

“穿上吧。”

诸葛青低头看了看。

粉色的,小兔子。

行吧,小兔子就小兔子。

诸葛青在王也的注视下老老实实的将脚伸进棉拖里,支棱着两条长腿得意的冲王也晃了晃。他看到王也咬着一根皮筋,双手在脑后随意抓了几把将散发拢起,腾出一手取下皮筋,几下绑好头发在脑后成一个小丸子,也不顾鬓角旁垂落下来乱糟糟的发丝,摇摇晃晃的又要奔厨房去。

“你是闲不下来吗?”

“别闹了祖宗,我不包汤圆你一会儿吃啥。”

诸葛青回忆着王也指间黑芝麻和冰糖花生碎糅合在一起的香甜味道,硬生生把那句“我不吃甜汤圆”给咽下去了。

一次而已,尝尝也不赖。

诸葛青不会做饭,所以他选择抱着双臂站在厨房门口看王也包汤圆。

一团泛着油光的黑色馅料被包裹进软糯的糯米外皮里,王也手巧,双手一捏一搓就形成一个圆滚滚白胖胖的汤圆,可爱得紧。

旁边架着的是正在烧水的锅,王也包好一个就往水里丢一个,速度快得吓人。不大会儿锅底被盛满,王也探头透过水汽数了数锅里汤圆的个数,然后将手上的油洗掉,从墙上挂着的勺子里取出一支长柄汤勺。

他一边搅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同诸葛青讲话,问他春节不回家,他爸妈会不会讲他不孝子。

“我们家也没那么传统,”诸葛青说,一条腿站累了就换另一腿做支点,“况且我每年都回家过年,今年难得是个例外。老头子巴不得我多出门走走。”

“那就成。”

“心疼啦,不想让我挨打挨骂?”

“……去去去,边儿呆着去。锅开了。”

一点小心思都藏不了。

王也哪儿舍得让诸葛青因为自己挨打挨骂。

他们俩的事儿是纸包不住火,风声早都传到双方家长耳朵里。王也爸妈不怎么管他,但是他知道诸葛青那边应该是不好过的一关。

断袖之癖,哪那么容易接受。

王也一边搅动汤圆,一边低垂着眼睛,盯着飘起来的白色雾气发呆。

要是诸葛青的爸妈非不同意,他俩总也不能私奔不是?大不了就是个散,能有啥的。

他刚刚想完,就感到背后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身躯。

“干活儿呢。”

“等一会儿再干。”

“嘛呀。”

王也终于无奈的转过身。

诸葛青用双手捧住他的脸的瞬间,王也的瞳孔放大了一下。他意外的撞进了诸葛青那双海洋一样深邃的靛青色双眸中。诸葛青认真的看着他,王也甚至觉得这一次诸葛青比他们第一次比试的时候还要认真——他安静的说,你不要乱想。

“我乱想什么了我,你——”

“都会好的。”

“什么……?”

“我说都会好起来的。”

“等……诸葛青——”

唇齿相依。

身后的灶台上仍旧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王也在心中叹息一声,单手搭上诸葛青的腰,另一手捏着他的下巴尖,将人脸抬起来,里里外外吻了个彻彻底底。

“汤圆儿都煮开花了,都怨你吧。”

“哎,怎么怨我了呢。”

王也皱着眉,仔细的从浑浊的汤圆汤里捞出没有煮破的几个盛到碗里。诸葛青屈指轻轻蹭着下颌,看着王也熟练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桂花蜜,在软糯的汤圆上点了几滴。

这碗是给诸葛青的。

剩下破了皮儿流出馅儿的汤圆被王也一股脑儿盛走,也没放桂花蜜。他端着碗拿了两只汤匙,递给诸葛青一只。

“慢点儿吃,别烫着。”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地板上,地下铺设的地暖令热意从尾骨泛上来。诸葛青用汤匙戳了戳软绵绵的汤圆,小心翼翼的舀起一个,咬破一点点皮儿。

混合着猪油冰糖黑芝麻和花生碎的馅料一下子从那个小口里淌出来,诸葛青吓了一跳,连忙用舌尖去舔。他天生猫舌,怕烫,这一下烫得他嘶嘶的吸着气儿。王也坐在他对面,低垂着眉眼看他,嘲笑他孩子气,多大的人了,吃得急还把嘴给烫了。

“馅儿流出来了。”

“那你就让他流出来呗。”

诸葛青拿着刚刚擦嘴的纸巾,若有所思的将目光落在王也身上。

“看什么看,不吃啦?”

“吃。”

他重新漾起笑容,将汤匙里那个汤圆整个放进了口中。


 
评论(7)
热度(84)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