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突发性结合热(上)

第一次写哨向也是第一次写这个cp,ooc属于我。

激情写作pwp,车下节再开。



顾顺是一名哨兵。

他是跟随对于由其他地区调来新区的塔的一批哨兵的其中之一。非常罕见的是,顾顺是一个十年以上未有过任何向导的哨兵。

顾顺是一个非常自信,甚至在某些表现上显得有些自负的人。他拥有一般哨兵所没有的强大的精神力,这让他拒绝了塔给他配对的所有向导。他们的任务至今没有遇到过强力的向导能够侵入顾顺的精神领域,所以当他看到自己的同伴每人身后跟着一名战斗能力与身体素质并不突出的向导时,顾顺只觉得他们是个麻烦。

——我也许会有一天需要向导,但我的向导决不会是任何一项能力次于我的人。

但是顾顺的精神世界并非他自己说的那样稳固。

在第十年的时候,旧区的向导塔负责人曾为他做过一次鉴定,而结果并不理想——顾顺的精神领域边缘已经开始有崩塌的迹象,而这个现象在之后的几年中并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

可顾顺仍旧拒绝塔随意塞给他的一个人作为他的向导,且至今未有匹配度超过95%的向导出现在他的面前。

顾顺拥有强大的自控能力,甚至极少用到向导素。当然,这也相应的加速了他精神世界崩塌的速度。

新旧两区交接时,负责人曾就顾顺的情况做过一番探讨。杨锐显然有些忧心忡忡,旧区负责人所讲述的关于顾顺的情况在他的判断中已经接近危险的边缘,谁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同伴成为一名黑暗哨兵,或是精神世界永久崩塌陷入虚无状态。

对于他们而言,虚无的沉睡无异于死亡。

显而易见,顾顺急需一个向导来帮助他调节五感和精神世界。

就在双方负责人紧急商讨如何处理顾顺的问题的时候,顾顺本人正躺在杨锐为他安排的白噪音房间里。他一脚踩在床沿,单腿支起,强而有力的双臂交叉垫在脑后,悠闲的嚼着口香糖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是唯一一个特例被投入单独房间的哨兵——他的特殊性太强,十年以上的向导空白期令他的精神世界几乎到达摇摇欲坠的程度。根据徐宏的判断,顾顺已经不适合与普通哨兵聚集在军营等待命令。

徐宏作为杨锐的向导与塔的负责人,跟随杨锐一起参与到这一次的会议中来。他没有质问旧区负责人为什么将这样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放入他们的塔内,而是在听完所有情况后提出了最直接的解决方案——未结合的哨兵按照规定不能违抗塔的命令,他们将直接投放一个向导进行强制抚慰,以挽救顾顺的精神世界。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唉。”旧区负责人说,双手交叠支在下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们不是没有给他安排过向导,可他的精神能力已经……总之普通的向导无法接近他。”

一个精神能力与肉体强度都极端强横的哨兵。

杨锐沉默的抹了一把脸,转头对徐宏说:“让李懂去试试。”

顾顺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仍旧懒洋洋的半躺半靠在床铺上,门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他的嗓音经过门板的削弱已经变得微乎其微,但是哨兵敏锐的听觉让顾顺听清了对方的话。

“蛟龙分队,向导李懂前来报到!”

顾顺嗤笑一声,挺身坐起来几步跨到门前。

“我不需要向导,走。”

他单手撑在门框上,借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俯视站在他面前比他小了一号的男人。他的身影挡住了门内的光线,恰好将李懂笼罩在他的阴影中。

正当顾顺就此准备关门的时候,门板却被一只手抵住了。门外的人怯生生的抬头看着他,顾顺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出他的紧张。

李懂说:“你,你先让我进去吧。”

“干嘛。”

“这是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我管你什么任不任务,我不需要向导。你愿意进来就随你。”

顾顺转身进入房间,李懂吞了吞口水,跟在他身后迈入白噪音房间。他立刻被轻微的流水和风声包围了。照顾到顾顺的感受,李懂轻轻关上门,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手足无措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发现顾顺真的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模样,才缓慢的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一点一点的笼罩住整个房间。

就在他的精神力快要触碰到顾顺的时候,一股强大的阻力从前方传来。李懂抬起头,对上顾顺黑漆漆的瞳孔,带着些微的怒意注视着他。

“你干什么。”

“呃,我……”

顾顺逼近他的时候,李懂感到了压迫性的精神力,然而这股精神力中却意外的没有攻击性。但这仍旧让李懂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他后背贴上了冰凉的门板,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他看到顾顺的精神体——一只苍鹰——正站在他的肩上,锐利的双目与顾顺如出一辙。

“你别紧张。”李懂说,咽了一口口水后正视着顾顺的目光。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李懂知道假如顾顺失控的话,他能够立即拧断自己的脖子。

“我是来帮你的,这是领导的指示。你只要接受我就……”

“我说了我不需要。”

“可你的精神领域不是这么说的。”李懂抿紧了饱满的唇瓣,他握着拳,鼓起勇气看着顾顺的脸,“你的精神领域正在崩塌你知道吗?”

“……那与你无关。”

停留在顾顺肩上的苍鹰长啸一声,扑棱着翅膀直奔李懂而去。

他听到顾顺恼羞成怒的声音。

李懂紧张的闭上眼睛。

他以为自己要被攻击了,但想象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他的肩上多了一些重量,李懂慢慢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侧过目光惊讶的发现顾顺的苍鹰正安静的落在他的右肩上。

顾顺从他身前挪开。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提成圆寸的头发,阻止不了自己的精神体亲昵的用头去蹭李懂的脸侧。顾顺暗暗骂了一句,在他做出下一个动作之前,他猛然感到自己的精神世界被另一种力量包裹了。

“喂!”

潮水一样涌来的精神力并没有任何压迫感,它们温柔的抚慰着顾顺支离破碎的精神世界,像是海浪柔和的拍打着沙滩一样,一缕一缕的精神力渗透他的精神世界,慢慢的缠绕起来,将那些碎片细致的重新缝合起来。

顾顺在恍惚中觉得自己的精神领域较之从前稳定了许多。他望向李懂的目光中带了些赞许,而李懂却在进入顾顺的精神世界的瞬间感到一股灼热顺着维持二人连接的精神力中反馈回来,让他的身体都在剧烈的发颤。

这是他不能再熟悉的感觉。

是结合热。



 
评论(24)
热度(762)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