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园】JACK 4

内测设定,部分有私设。

正剧,全员出没。

第一人称预警。

01  02  03


Day 7

昨晚的“幸运儿”并不是我,我没有被选中参与那个与庄园主的“会面”。令我庆幸的是,玛尔塔也没有去。

今早又有四个人消失了,我猜到他们昨晚根本不是去与庄园主见面,而是被送去参加了那个可怕的游戏。我不知道他们已经遇害还是逃脱出了这个可怕的庄园,不过按照弗兰特先生的说法,他们遇害的可能性要比逃脱大得多。

唯一幸运的事情是我今天也不用面对任何受伤的人。

我焦虑地等待着,等待着最终的审判落到我的头上,可是今天管家先生并没有来通知我们任何人准备与庄园主会面。

这又是漫长的一天。

莱利先生在午餐后邀请玛尔塔在房子里四处转转,但是玛尔塔拒绝了他——不知何故,在昨天之后,莱利先生似乎对我冷淡了一些。我虽然对此并不是非常在意——我是说,毕竟我们确实不熟,不是吗?但是是因为我做了什么才导致他疏远我的吗?

另:莱利先生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不确定)

不过莱利先生的话启发了我,我终于鼓起勇气继续在这幢房子里继续探索新的房间——我总不能一直待在我的床上,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假如哪一天我真的被选中参与游戏,我可能连逃跑的体力都没有了。

我很幸运地在某个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绿色的工具箱。它看上去已经很破旧了,它的盖子上落满了尘土,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拎起来,并带回我自己的房间里清理干净。它果然已经年久失修,连箱盖都已经变得不那么容易打开,但我终究还是将它弄开了——用我随身的一些小玩意儿。

啊哈——这里面的工具可比我想象的要齐全多了!无论是钳子还是扳手,这里都一应俱全。

我将我随身的工具也塞进了箱子里,它们恰好填满了箱子内的一点点空余的空间——刚刚好。

这个发现鼓励了我继续在房子里游荡,正是这个决定让我遇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东西”——我走到一条狭窄的长廊,那里面黑漆漆的,只有几扇窗户透露出灰蒙蒙的光。我承认我不该好奇的……但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我看到他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将它称之为“人”,因为它竟然长着公鹿的头!

更为可怕的是,我认为它看到我了!

我快速蹲下身,心脏咚咚地跳动着,拼命撞击着我的胸口,我甚至开始觉得呼吸困难——我可以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从墙的另一面传过来,我怕得不能动弹,只能缩在角落里浑身颤抖。

正当此时,我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

“您不该在这里。”我听到他说。我愣了愣,因为这不是任何我熟悉的声音之一。我抬起头,看到了他——那个有着棕色头发蓝色眼睛、纤细高大的管家先生。

这是他第一次与我讲话,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确实是他在说话。他绅士地向我伸出右手,他的手指与他的人一样纤细修长。

我小声道谢,然后将手指搭在他的掌心。

上帝,为什么他这么凉?

我再次被他安全地送回了房间,期间他没有再与我交谈,而我在遭受过那样的惊吓后,也没有任何开口的心情。我们沉默着走到我的房间门口,我轻轻向他鞠了一躬表达感谢,但是他没有理会我,而是自顾自地离开了。

唔……这位先生真是个怪人。

 

Day 8

今晚庄园主又要“接见”我们之中的某些人了,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要接见的人竟然是……我?!

我很庆幸我现在还能够坐在这里写下这些东西,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说?当然是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见鬼的“接见”,而是活生生地让我们去送死!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可怕的存在!

它尖锐的笑声以及夸张笑容的面具足以令人膝盖发软;他的红发是那么艳丽,我几乎以为是所有遇难者的鲜血所染成的;他手中的电锯发出的嗡嗡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我们的性命危在旦夕!

我无法用更多的语言来形容他的恐怖,因为我的词汇不足以令我描述出一切!我根本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只能在那个废弃的医院里胡乱地跑动,寄希望于我能够成功避开他的追杀。

噢,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有一个同伴在参与进游戏前就遇害了……可怜的人啊,只是因为他想要逃跑。

我们在晚上十点的时候被聚集在侧厅的小餐桌旁,每个人都惶惶不安地等待着最终的结果,年迈的老管家说要带领我们去参与“游戏”的场地,而其中一位先生似乎对此非常的……不满。他用力地锤了一下桌面,起身指着管家先生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之后就在他愤怒地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巨响。

那时我根本不知道那就是枪声,我只看到那位先生倒地的身影,我捂着耳朵浑身发抖地趴在桌面上,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观察别人,但我猜他们也一定吓坏了,因为我听到一位先生颤抖的声音在小声念着“上帝”。

那位先生很快被处理掉了,原谅我只能用“处理”这个词——年迈的老管家司空见惯地将他拖起来丢到房间的角落,然后很快,有一位新人进来了。

老管家再一次死板地宣布我们将参与一次“游戏”,而这一次,没有人再敢反对。

我们被带到一个暗门附近,老管家告诉我们只要通过这条通道,就能够到达游戏场内。上帝,现在可是晚上十点!什么样的游戏一定要在接近午夜时分进行呢?

接下来便是那个令我永生难忘的杀人游戏。

我亲耳听到同伴的惨叫,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电锯一下一下砍在身体上,鲜血洒了一地,而“监管者”的屠刀在微弱的月光下反射着冷峻的光泽。

它在笑,疯狂的、歇斯底里的笑声,即使我离他有数十米远,依旧能够清晰地听到。它将我的同伴挂上了绞刑勾,它拉起绳子,我的同伴的惨叫声响彻了整片场地。

黑色的乌鸦扑棱棱地惊起,嘶哑的鸣叫为他敲响丧钟。

我知道我的同伴已经不会再有生还的可能了。

我在逃跑的途中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它是向下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无论这条路通向哪里,哪怕是通向死亡,我也要离开这里。

我绝对不要死在那个怪物手下!

幸运的是,我似乎找对了路。在经过一段暗无天日的奔跑后,我终于看到了一丝亮光。我拼了命地奔跑,生怕那个可怕的家伙从这里追上我,求生的本能使我几乎突破了身体的极限,我终于冲入了温暖的光亮中。

可惜我还是没能离开这幢房子,我惊恐地发现我又回到了我们等待游戏开始的侧厅里,而那位先生的尸体甚至还被搁置在角落里。

我抱着头,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我相信所有人都被我惊动了,玛尔塔是第一个跑出来的人,她紧紧抱住了哭泣的我。

“没事的,没事的。”她这样安慰我,但我知道我有事,我一点也不好,我埋在她怀里放声大哭,语无伦次地说着也许他们不能够理解的东西。所有人都围在我的身边,有些人在询问我发生什么了,而我……

我什么都不敢说。


 
评论(3)
热度(157)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