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园】JACK 5

内测设定,部分有私设。

正剧,全员出没。

第一人称预警。

01  02  03  04

联动佣兵篇点我。  @深海_退役搞笑型选手 


Day 9

今天我没有踏出我的房门一步。昨晚真是……艰难的一晚。

请原谅我的胆怯和懦弱,但是无论是谁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之后,都需要一个缓冲期,不是吗?

我躲在我的被子里,为一切细小的响动而恐慌。我一想到那些可怕的怪物很有可能有我们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就无法安睡——他们会不会趁所有人休息的时候大肆屠杀?谁知道呢!

那个监管者——现在似乎叫他屠夫更合适了——那张可怖的脸与电锯转动的声音一直在我脑海中不断出现。我始终被梦魇缠住,梦中全是他刺耳的带着哭腔的大笑与我的同伴被钩上绞刑架时的惨叫。

现在是凌晨……大约三点,噢,管它呢。

我刚刚跪在柔软的地毯上,对着窗外的月亮不断在胸前划着十字,我的双手交握虔诚地祈祷。我不想再参与任何一次“游戏”了,求求您,让这场噩梦快些结束吧!

我想离开这里!上帝,这幢房子正在逼疯我!

我开始想念从前那些被我认为无聊的日子,想念我摆弄花草的时间,想念温暖的阳光与芬芳的花朵,甚至开始思念害我丢了工作的那一家人——而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厚重得似乎从未离去过的雾气,唯一与我们作伴的只有窗外纯黑色的乌鸦。

我绝望地望着黯淡的月光,双手的手指紧紧地握着。我痛恨自己再一次开始哭泣,但是我控制不了。那些画面不断地在我脑海中闪现,它们疯狂地折磨着我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敲响的钟声也能令我颤抖如筛糠,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一丁点小小的响动也足以让我害怕到失去理智。

我总是会想起那个屠夫嗡嗡作响的电锯,我很疲倦,同时也饥肠辘辘,但我不确定我能吃下任何东西,尽管我知道我需要食物来补充体力。

玛尔塔在晚餐时候送来的面包还被我放在桌上,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抓起它开始机械性的往嘴里填。那些干硬的面包噎得我几乎无法呼吸,我带着满脸的泪水,抽泣着一口又一口地撕咬面包,恶狠狠地将他们幻想为那些可恶的恶魔们,一点一点将它们吞下去。

如果我真的能做到这件事,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安全了。

可惜我不能,唉……我知道这并不好笑,但在这种环境里,我又能用什么来安慰自己呢?

在我吃完那几块面包之后,我总算填饱了肚子。接下来我不知道我该不该上床睡觉来养精蓄锐,但是我真的不能确定我还能睡得着……上帝,这可真要命。我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有休息了,我不知道下一次厄运降临在我头上会是什么时候……

父亲,请您保佑我……

 

Day 10

今天是我的第二场游戏,而我又一次幸运地活了下来,所以我才能够坐在这里继续写这些见鬼的……见鬼!我真的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了!我只想离开这里而已,可我为什么明明从大门逃走后还是回到了这个该死的地方?!

这个地方会腐蚀人的灵魂!

今天我的同伴之中有一位从未谋面的先生。他穿着一件灰绿色的上衣,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他恰好坐在我的旁边,我尝试与他打了招呼,但是他只是透过他的兜帽向我瞥了一眼。

噢……好吧。他看起来大概不是一个十分友善的人。

所有人都安静地等待着管家带领我们去到暗门的另一头,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另一位先生一直在小声念着祈祷词,我将随身的工具箱放在桌上,双手捂着脸深深地呼吸以平复我砰砰跳动的心脏。

终于,钟摆敲响了。

我们被送入暗门中,那位新来的先生一直跟在队列的最后,我有些担心他是否明白这场“游戏”的规则,假如他真的将这个当做一场游戏,那么他很快就会遇害。

我一直在犹豫我是否应该提醒他,我放慢脚步靠近他,轻声呼唤他。但是他只是怪异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视线落在前方,没有再看向我。

噢!真是讨厌的人!

我也不再理会他,而是跟上前面的人。今天这一条暗道似乎比前天的那条通道要长一些,难道还存在不同的场地吗?

事实证明我猜对了。

当我的视野终于开阔起来后,我惊讶于这个场地。因为这个场地……有些……我不能确定,但那两幢厂房和身边废弃的坦克似乎都在提醒我,这里应该是我知道的某一个地方,比如……军工厂?

我的同伴们很快离开了我的身边,包括那个带着兜帽的怪人——我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但是我有我的工具箱,我猜我至少可以做点什么事情来避免我的同伴被挂上那个可怕的绞刑架。

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绞刑架存在,在我拆卸了第四个——或者第五个之后,冷汗已经浸透了我的后背。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感到不属于人类的寒意——他就在我附近!

是的,我受伤了,在我的左肩上。他的刀刃没入我的身体,我甚至可以听到皮肉撕裂的细微声响。我剧烈地喘息着,几乎要为这疼痛发疯,我拎着我的工具箱,跌跌撞撞地沿着建筑物的边缘跑动,我不知道那个家伙是否还在我身后追赶,我只能不停地不停地跑下去。

正当我回头的时候,我的头撞到了什么东西,温热的液体滴落在我的脸上。我抬起头,看到我的同伴被开膛破肚地挂在树上,滴滴答答地流着鲜血。我知道他已经死去了,但我来不及为他祈祷,我必须要逃跑,我不能够让他逮到我!

对不起……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在被我的伤口所折磨,所以我可能会有些语无伦次,希望你能够谅解。

我的喘息声和脚步声出卖了我,当我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他不是上一次的那个红发小丑!

上帝,这样的怪物究竟有多少个?

他魁梧的身材正在快速向我逼近,而我被他闪着红光的双眼和半张脸上缠着的脏兮兮的绷带吓坏了,我的膝盖发软,我不能逃走,我甚至不敢转身将背后面对他!

出于本能,我踉跄地向后退,可不知什么东西绊住了我,让我一下子跌倒在地。

不!我不想死在这里!

我拼命地向后挪动,绝望地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下意识地抬起手臂……然后我听到了一声闷哼。

那一刀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

我……得救了?

在我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我的领口被什么人粗暴地拉了起来。我听到他沧桑的声音嘶吼着叫我快些逃跑,但是……上帝,我甚至分不清方向!

他转而拽住了我没有受伤的那条手臂,将我带领到正确的方向。我的心脏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撞击着我的胸腔,我的肺部由于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而火辣辣地疼,但是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扇已经打开的大门。

我在跑动的途中转过头去搜寻那个可怖的身影,但是我看到他在远处停下了——他眼中的红光也消失了,但是他的刀还提在他的手上。我被推入大门,灰绿色兜帽的身影挡住了他……

我知道我们安全了。

我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我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眼前全都是那个恐怖的身影。

可为什么……我会感到熟悉,以及一点点的……悲伤?


 
评论(2)
热度(179)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