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园】JACK 7

内测设定,部分有私设。

正剧,全员出没。

第一人称预警。

01  02  03  04  05  06


Day 12

今天我知道了那位高大纤细的先生的名字。

那是午餐后的一点小插曲,午餐时我在餐桌上听到了那个佣兵——我是说,那个带兜帽的人——他是个佣兵,说起这幢房子的古怪。

年迈管家的告知我们今晚不会有任何人被庄园主“接见”,但我们都已经知道那不是什么“接见”。上帝,这个老管家可真是一个死板的人。我们放心地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这大概是我在这座庄园里吃过的最愉悦的一餐了。

但是就在餐后,那个佣兵说起了那位高大的管家先生。

不知何故,他坚持管家先生不是一个好人,因为他那见鬼的……什么雇佣兵的直觉。可管家先生并没有对他做任何事情,不是吗?他怎么有权利评论一个人危险与否呢?

我很生气。因为就在昨天,管家先生还帮助了我。于是我反驳了他,告诉他管家先生只是不太喜欢说话。这似乎成功地令他呆愣了一瞬间,随后我听到他低声说“温室里的花朵”。

噢,好吧!我就是没有那该死的直觉,好吗?

我离开餐桌时,艾米丽追了上来。我看得出她十分担忧,但更多的,可能是对未知的恐惧。

她抓住我的双肩劝说我,告诉我那个雇佣兵说得有道理,我应该小心这幢房子里的每一个人。但是我认为我真的不需要其他人来告诉我我应该结交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在试图教给我我并不需要学习的东西?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烦闷,但是我不能够发作。我摇了摇头,告诉她我可以判断一个人好坏与否。她有些恼怒地发出一声叹息,然后她放开了我——

“我希望你的判断是对的。”

她说,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猜我让她失望了,但是我真的不能将一个或许是无辜的人轻易的定性为“危险”或是“坏”,因为这不对。

我没有回到我的房间,玛尔塔一定会再一次向我强调管家先生是一个危险的人,而我今天已经受够了这句话。我选择去了藏书室,我想继续找到上一次我没有拿到的那本书,可我又一次遇见了他——那个又高又瘦的管家。

“下午好,先生。”我这样说,向他提了提裙摆,而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遇到我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托着的托盘和上面精致的茶具,我确认我们并没有下午茶,那么这些东西是?

我询问他是否要喝下午茶,我提出可以帮忙做茶,以感谢他昨天在藏书室帮助我的事情。虽然他没有答应我,但好在也没有拒绝我。我跟在他身后,他的每一步跨度都十分大,我需要时不时小跑一下才能跟得上他的脚步。可逐渐我发现我的距离在与他不断拉近——他是特意为了我放慢脚步了吗?

我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他竟然也在看我。他的蓝眼睛看起来简直如同最纯粹的蓝宝石一样深邃,他的眼神若有所思,在意识到视线与我相撞的时候,他安静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上帝,我发誓我的脸一定变红了。

我捂住发烫的脸颊,下意识地向他道歉。我听到他如绸缎一般高级的声音低沉地对我说“是我该抱歉”,我简直要从头顶红到脚趾了!

不,不行,艾玛·伍兹,你不能!

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能在这样一位绅士面前失态,我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跟随他在房子黑暗的走廊里穿梭,直到我们停在一扇门前。他替我推开了门——啊哈,这可真是个惊喜!虽然仍旧在室内,但是这里竟然真的有一个花园!

芬芳的玫瑰就在我们的桌旁,我忍不住伸手去拨弄它娇嫩鲜艳的花瓣。管家先生任由我在这里走动观赏,我驻足在一个稻草人面前,并伸出手戳了戳它——喔噢,是真的稻草人!天知道我喜欢这种小玩意儿——它们很有趣,至少对于我来说是的。

直到我闻到红茶与牛奶的香味,我才想到我原本是来帮他做茶的——噢,真是太丢人了……我竟然忘记了我该做的事情!

我发现他竟然也给我准备了一份茶点,一些精致的小蛋糕与传统的司康饼。他体贴地帮我将奶加入茶,他真是个绅士,不是吗?

我突然又想到今天中午那个佣兵与艾米丽说的话,原谅我实在与我面前这位先生联系不到一起,他与他们的描述相差颇大,他明明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先生!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与危险挂钩呢?

我双手抱着茶杯,小心翼翼地从热气中看向他的脸。他泡茶的手法很好,他端起茶杯的动作也十分优雅,他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都不是我这种孤儿院出身的平民所能媲美的。我有些局促地放下茶杯。

“先生……”我只能这样叫他,因为我直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感到他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我紧张地在桌下交握双手,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我总不能将餐桌上那些不着边际的猜测告诉他,那样对他太失礼了——

“杰克。”他这样说,令我一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我对他说“pardon”的时候,他耐心地再一次解释了他的话。

“我叫做杰克,小姐。”

噢!我知道了他的名字!

我松了一口气。尽管这听起来不怎么像是一个真名,但我终于知道我应该如何称呼他了。


 
评论(8)
热度(165)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