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中心】Twisted Nerve 3

内含裘杰。

刚刚安装上爪子的杰克,我流杰克。

01  02


03.

在第三天的夜里,Jack发起了高烧。

他整个人以一种半昏迷的状态被捆缚在狭小的铁架床上,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抗拒外来的一切,包括水和食物。Leo和Ban——这两个在Jack之前来到庄园的人承担下了照顾他的责任,这是不可推卸的、庄园主安排他们需要做的事情。

他们需要确保这个新来的男人不会因为意外而残害自己或是自杀,毕竟对于他的改造,就连Leo都觉得过于残忍。

当他们知道Jack在几天后的体温终于降低到正常水平时候,他们松了一口气。Jack在出汗,而且不是冷汗——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代表他身体的防御机能有在正常工作,最起码他不会就此因为伤口的感染而死去。

Jack在昏迷期间偶尔会醒过来,但过于疲惫的大脑指挥他在他能够有自主意识之前便再一次陷入沉睡,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但他确确实实地知道自己是被左手传来的巨大痛楚唤醒的。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有人在帮助他活动他的左手,而Jack干涩的喉咙只想要尖叫出声。

“Please……please don’t……”

他的大叫化作无意识地喃喃,嘶哑的声带颤抖着哀求,他嶙峋的蝴蝶骨硌在硬邦邦的床板上,皮质的束缚带随着他挣扎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声响。

但是Jack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逐渐清晰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强壮的男人,男人浅金色的头发剃得很短,正半跪在地板上,粗糙的手掌握住Jack细瘦的小臂。

Jack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地绷着,他沾满血污的衣服甚至没有被换掉,但是Jack已经来不及去介意自己闻起来像是一块在脏水里浸泡许久的破布,他整个人都在瑟缩,但是由于束缚带的原因他无法将自己蜷缩起来来保护自己的左手,他僵硬麻木的小臂被男人强迫性地弯曲再放下,Jack赤裸的小腿与脚背绷成一条直线,他用力踢踹铁架床的另一端发出“咣咣”的噪音,但是男人不为所动。

Jack不知道对方是不想与他交流还是根本不会说话,他痛苦地嘶嚎,唇齿间组成不了完整的句子,只有零星的词汇破碎地夹杂在惨叫中,混合着诅咒与恳求。

他混沌的头脑只能够做出本能性的反应而无法思考,Jack甚至觉得活动他手臂的动作持续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但事实上他只被运动了一个来回。

当Jack以为自己快要在这痛苦之中死去的时候,他沉重的左手被小心翼翼地放在它原来的地方。他半张着眼睛,单薄的胸口起伏得几乎让人以为他的肋骨下一秒就要被折断,Jack模糊地听到门口传来房门被打开的吱呀声,他对来人没有太大兴趣,直到散发着小麦香气的面包被放在他左手旁边的地板上。

“吃。”

Jack隐约记得他的名字叫Leo——他刚刚醒来的那一天来到他房间里的男人——而帮助他活动左臂的人已经静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他四肢上的束缚带被Leo解开了一部分,但也仅仅只有一部分——足够他坐起身来用他的右手吃些什么东西以补充他流失过多的体力。

他那安装有危险的利刃的左手现在根本抬不起来,Leo不担心他会对自己或是别人造成什么伤害。Jack酸痛的关节和肌肉终于可以缓和地运动一下,人类求生的本能让他强忍着疼痛到反胃的恶心感机械性地往口中填着食物。

一杯加了盐的温水被放在他的手边,以补充他流失的盐分与水分。令Jack倍感欣慰的是Leo送来的食物竟然是新鲜的——他像是个囚犯被关押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受尽折磨,而唯一的安慰是他至少能够得到新鲜的食物。

多么讽刺,曾经的开膛手竟然沦落到这步田地。Jack自己简直都想要大声嘲笑自己了——一条丧家犬,不是吗?

在他终于填满自己空虚的胃之后,Leo几乎立刻就将束缚带重新绑了回去。这代表Jack还是只能躺着,他无事可做——也做不了什么,这个该死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他甚至不能看看窗外的风景以消磨时间。

Leo更不会带给他更多的东西——除了食物之外一切一概没有。于是大多数时候,Jack都在强迫自己睡着,因为大量的休息可以令他的身体与精神上的创伤都尽快恢复。

他整日都只能被束缚在这张简陋的铁架床上,每天在固定的时间里,那个浅金色头发的男人会来帮助他活动他的左臂以保证他的左手不会丧失他的功能。

尽管每一次都像经历一次地狱,Jack会失去理智地诅咒到对方的每一个部位,但是男人从来没有回过一句话。他似乎对Jack的话无动于衷,但是偶尔他会故意加重力道。

“婊子养的……操——!!”

长时间处在这个封闭的房间里让Jack觉得自己被活生生地关入棺材里,他显得更苍白了——或许现在用毫无血色更适合他——他的右手紧紧抓住身下皱巴巴的床单,指骨嶙峋地在他的手背上凸起来,一层皮肤紧紧绷在他的骨骼上,几乎要突破他那层薄薄的皮穿透出来。

Jack的腰高高弓起又在束缚带下落下去,他紧紧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呼哧的呼吸声。

男人终于决定放过他的手臂,当Jack以为今天到此为止的时候,他被抓住了手掌。

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Jack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收缩发出尖叫,在他终于习惯了手臂的活动之后,他又迎来了新的地狱。

这见鬼的日子真是没有尽头。

Jack绝望地想。


 
评论(15)
热度(439)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