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中心】Twisted Nerve 5

内含裘杰。

刚刚安装上爪子的杰克,我流杰克。

01  02  03  04



05.

今天来的人并不是Leo或是Ban,Jack没有见过他——是新人。

彼时Jack正躺在简陋的铁架床上,左手懒洋洋地垂在地面上。这是他这些天来找到的最舒适、也是唯一舒适的姿势,这个姿势让疼痛维持在一个能够让他正常入睡的平衡上。但是在他偶尔不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的时候,他还是会倒吸一口冷气,但这比起一开始已经好很多了,最起码他不会觉得他的左手无时无刻像要杀了他。

门口传来老旧合页摩擦的吱呀声响时,而Jack甚至没有往门口看一眼。他已经习惯了这个时间Ban会来帮助他进行他左臂的复健,但显然人未到声先入表明来人并不是Ban——陌生的声音才令Jack动了动头,他在破旧的枕头上转动一下,视线落在门口。

入目的是一头乱糟糟的火红色头发,在逆光的光线中刺眼得令Jack忍不住眯起他的双眼。

太扎眼了……聒噪的颜色。

几秒钟简短的打量后,Jack沉默地收回视线,没有与对方交谈的心情。他还处在缓慢的恢复期中,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对于一个陌生人,Jack几乎全身都写着拒绝,直到青年沉重的步伐走到床前。

可房间的门还是打开的,Jack偏过头避开漏进来的光线。

“请关一下门,先生。”

长期处于暗环境的眼睛受不了强烈光源的刺激,Jack感到自己的眉心抽痛,他紧紧皱着眉,沙哑的嗓音向红发的青年提出了第一个要求。他听到对方还算得上年轻的声音轻快地说“对不起”,然后黑暗重新回归了房间。

“谢谢。”

Jack缓缓吐出一口气,终于能睁开眼睛。

他带着礼貌的好奇打量眼前强壮的青年——也不能将他称之为青年,因为他看起来也真的没有那么年轻——大概比Jack的年纪要轻一些,但也不会太多。他的脸上绷着一层怪异的笑容,像是把什么动物的皮蒙在脸上一样;夸张的围巾与服装让Jack很快判断出他的职业——

一个小丑。

一个小丑在这里做什么?

Jack并不真的好奇。他现在对那个该死的庄园主所做的一切都不再抱有好奇心,自从他被装上这个见鬼的爪子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来到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即使他游荡在外,那些无能的猎狗也永远咬不到他,而他却愚蠢的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麻烦——是的,愚蠢。

Jack原本以为自己在贫民窟的生活已经接近地狱,可是这十几天以来的经历让他感到他已经跌落至谷底的人生再一次坍塌了。

他抛却了所有一切他学习来的风度,用最肮脏的词汇诅咒所有人,但谁知道那是他最脆弱的一面呢——他已经很久没有在人前流过泪了,自从他懂事开始,即使是生理性的也从没有过。

在他人面前哭,这让他觉得没有尊严,他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牢里的囚犯,瞧瞧他之前的束缚带和现在的镣铐吧——他与一头被困住的野兽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曾经在黑暗狭小的房间里咬牙切齿地发誓,在他完全恢复之后他会杀掉他们所有人,并将他们的内脏高高挂在枯萎的树杈上,让食腐的乌鸦将它们啄走——但重要的一点是,他得先从这个见鬼的地方出去。

Jack斜睨着站在他床边的人,他干涩的嘴唇动了两下,最终无奈地叹息一声。

“我该怎么称呼你?”

“Joker。”

“好的,Joker。我是Jack,那么。”

简短的对话结束。

Jack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他们这是什么?在这个人马上要给予他痛苦之前进行一次友好的姓名互换,即使双方的名字都不那么像真的?

Joker听起来像是他的职业而不是他的名字,就如同Jack也只是“Jack the ripper”而不是他的名字。

Jack没有名字,他的母亲从来都只管他叫做“杂种”或是“小混蛋”,所以Jack给了自己一个名字,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方便别人称呼他的代号罢了。他会对别人说“叫我Jack,Jack就好。”,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隐藏在伦敦雾里最危险的杀人鬼,会是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无权拥有的可怜鬼。

Jack的思绪飘到了很久以前,以至于他忘记了Joker还站在他面前。他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唤醒,Jack骂了一句脏话,蔚蓝色的双眼锐利地扫到Joker正在触碰他的手上。

“滚开。”

他佯装冷静的说,但是没有试图去挪动他的手远离Joker——他做不到,也不想做。可显然有什么人告诉Joker他要做什么,Jack看着他咧开一个夸张的笑容,然后他的手掌被猛地抓住了。

“操!”

Jack简直快要从那张破旧的床上弹起来,但是他起身的动作又牵动神经传来一阵剧痛。

小丑的动作比Ban不知粗鲁了多少,他抓着Jack的手掌粗暴地将他的手臂抬起,Jack痛得大骂起来,疼痛让他本就苍白的脸一瞬间褪得毫无血色。而Joker抓着他的手,带着僵硬笑容的脸在微弱的黄色灯光映衬下显得愈发诡异,Jack的额前覆满冷汗,汗珠儿沿着他的太阳穴滑入鬓角。

“停下来!你这个婊子养的……操!”

Jack挣动得铁链撞击在床脚咣咣作响,他的右手紧紧捏住了Joker的喉咙,仿佛下一秒小丑再不放过他的左手,他就要彻底扼断他的气管——但事实是Jack做不到。他是个左利手,右手上的力气要比左手差上许多,加上疼痛的折磨,Jack实际上只有一幅看似凶狠的空壳。

“真对不起。”小丑愉悦地说,抓着Jack瘦削的手腕。他在Jack混合着惊恐与暴怒的眼神中慢慢放开了自己的五指——承受不住钢刃重量的Jack的左手随着引力狠狠砸在了地板上,Jack发出一声惨叫,左臂乃至躯干的肌肉都在痉挛抽搐。

他觉得自己的手指几乎要被反向折断了——那个该死的小丑还在看着他笑。

“GET OUT.”

Jack虚弱地说,勉强将自己的左手护在怀里。他在颤抖,纱布包扎的连接处总算恢复了一些的创口又开始出血,而Joker只是意味不明地咯咯发笑。

疯子,Jack想。


 
评论(19)
热度(457)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