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1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Jack得到了一颗蛋。

这是一颗龙蛋,蛋壳坚硬粗糙的外表呈现出一种带有光泽的黑色,隐隐可见其中蕴含的明暗的橙红色纹路。这代表它是一颗火龙的蛋——虽然不是很值钱的品种,但是Jack想这也足够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桌面上。

这是Jack花了一千五百个金币从一个矮人商人手中买回来的、将在他的一剂魔药中要起到重要作用的部分——它的原价本应该是一千八百个金币,但是在这个糟糕的年代,一千八百个金币对于一个隐居的巫师来说实在太多了。

Jack推了推他的单片眼镜,高挺的鼻尖几乎都要贴到蛋壳上去了。

“这里的裂缝可能会影响到魔药的精准度,我想。请您再仔细看看,它就在这里,那么明显的裂缝,难道您看不到吗?”

他硬是将这个可怜的商人拽到面前,瘦削的五指按着对方的头让他去辨认蛋壳上一个他自己都找不到的瑕疵,并在矮人没来得及开口之前,丢下一个沉甸甸的钱袋。

“一千五百个金币,这颗蛋我带走了。”

矮人抓着钱袋跳脚的模样没有令Jack产生半点愧疚感,事实上,他很不愿承认这是他仅有的一点点财产了——他甚至住不起城镇里的房子,一小块地皮都贵得要命,更别提房子了。

况且住在城镇里还要定期上缴税收,而Jack根本不愿为这一任的国王花上半个铜板。

“愚昧的提线木偶”,Jack这么称呼他。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现在的国王完全依赖于教会,甚至连某些重大决策,国家的教会也要横插一手。教会里只有一群老疯子和许许多多疯狂的崇拜者,关于这方面,Jack可早就领教过了。

想到这里,Jack从鼻腔里响亮地哼了一声。他用长袍裹着那颗龙蛋,步履轻快地回到他自己的小木屋里。

只要这剂魔药熬制成功并且能够顺利地被王国军队接手,那么Jack将会有一大笔收入,足够他整整一年不用再与那些士兵打交道或是进行任何交易。

处理龙蛋没有什么特殊的步骤,至少按照古籍上来看是这样的。他只要将它丢进锅里一起熬煮,直到液体变得清澈透明。

龙蛋的作用是稳定魔药不会变成一锅互不相融的玩意儿,但——

Jack第五次狼狈地往自己的身上施灭火咒。这是他唯一一件像样的长袍了,而它已经被烧得七零八落。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趴在那一大锅浑浊且互不相融的冒着“咕嘟咕嘟”的气泡的液体的边沿,第无数次朝Jack张开它的嘴。

“该死的矮人,我再相信他们一次——哪怕一次——我就活该去见Merlin!”

是的,那颗见鬼的龙蛋孵化了,就在Jack将它丢入那锅即将为他换来今后一年的口粮的魔药中之后。煮沸的水接触到乌黑的蛋壳外表,Jack清晰地听到“咔”地一声,像是什么坚硬的东西碎裂的声音。

他为他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将那颗蛋捞起来感到十足后悔,假如他能再快一点,说不定这家伙不会跑出来,并试图烧了他整个魔药工作室。

天知道他花了多久才将这间房子改造得稍微像点样!

终于,在Jack用一盆冷水浇在锅里之后,那个见鬼的红色的小玩意儿决定停下它毁掉Jack的家的行为。它甩了甩鳞片上的水珠儿,张口发出一声嘶鸣。

Jack的眉头紧紧皱着,一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丝也凌乱的散下来湿漉漉的几缕。他单手拎气红龙稚嫩单薄的翅膀,将它从锅里提出来,并随手将它丢在被它的龙焰烧了一半的桌面上。

小家伙儿再次张口的时候,Jack迅速用魔杖对准了它。

“NO!”

他说。Jack不确定这只火龙的幼崽能否分辨出危险,但总之这一次没有火焰,它只是喷出一小股黑烟。它总算放过了Jack的衣服,尽管巫师的模样看起来已经十分惨烈。

Jack的袍子算是彻底报废了——他干脆将它脱下来,只穿着一件衬衫,挽起衣袖蹲在桌前。这只幼崽拥有一双罕见的金色瞳孔,Jack仔细端详着它,低温的指腹顺着它脆弱的鳞片抚摸它凸起的脊背。

鳞片暂时没有特色,现在还不能判断它的品种,体型普通,是双足飞龙——但总体看起来,这也只是一头拥有少见的瞳孔颜色的极为常见的火龙罢了。

“我就知道。”

那些矮人手里真正珍贵的东西才不会这么轻易地卖给他,Jack嘟囔着,转身将他被烧毁的长袍挂在衣架上。

他不确定自己能否修复这件袍子,要知道,这也是他花了大价钱做出来的长袍——由精灵采丝手工编织的长袍带有疏通魔力的效果,当然,防火防水——Jack那时可没想到,他在自己漫长的岁月中会再一次与“龙”这种魔法生物打交道。

或许Valentine可以帮他修补这件长袍,但它肯定无法恢复成为之前的模样了。

这么想着,Jack叹了口气。火龙金色的瞳孔仍旧注视着他,Jack从它的目光中竟然可以感受到好奇,与——一点点依赖?或许,Jack只知道鸟类有“将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当做母亲”的情结,可他并不知道龙是否也会有这种情结。

他唯一知道的是他不想被这家伙当做母亲。

龙的成长速度极快,Jack知道他在半个月内就会与这座房子一般大。

这时候Jack再一次庆幸他并没有住在城镇而是选择落脚在这片偏远的森林中,这里不仅能够避开那些吵闹的人类,现在还附带了另一个好处——他的龙有一片栖息地了。

“好吧,好吧——”

Jack拉过椅子,坐在它面前。蔚蓝色对上金黄色,Jack抬手将垂到眼前的刘海儿撸到额前。

“我们得给你想一个名字……”他低声说,左手食指的指节无意识地抚摸着下巴。他的食指上戴着一枚古老的指环,中央的宝石闪闪发亮。火龙好奇的视线随着他的手指移动而移动,但是Jack沉浸在搜寻任何可用的名字之中,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火龙幼崽张开的嘴。

“操!”

Jack险些从椅子上跌下去。好在他的反应够快,及时避开了那一团火焰,否则下一个遭殃的就不是他的衣服,而是他这张脸了。

“你他妈简直就是梅林派给我的玩笑。”他嘟嘟囔囔地说,然后突然间停顿住了。

“……Joker?”

火龙发出一声欢快的嘶鸣,而Jack头疼地按住了眉心。

“……好吧,Joker。我假设你满意你的名字。”

Jack干巴巴地说。


 
评论(22)
热度(725)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