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2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02.

第二天,Jack带着他的长袍准备去找Valentine进行修补。

Valentine是个女巫。在四十三年前,她曾与Jack一同在巫师协会中共事。尽管她比起Jack要小上不少,但是这并不影响Jack欣赏她是一名优秀的巫师。

与Jack不同,她不是一名元素法师,这也代表她的魔法不包含太多攻击性。

预知未来是她的领域。她通过观察星轨与天体运动来占卜和预言,但这不是说她知道一切——她只能看出事件大致的走向,而不是精确到每件事情上。譬如她会告诉Jack“你这段时间会有好运气的”,而不是“你即将得到一条龙”。

Jack也真的不知道得到这样一条龙究竟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

Valentine是这个国家里少见的女巫了,因为二十年前一次空前浩大的巫师清洗运动,大部分善良的女巫被无知的民众送上绞刑架,而男巫们则有幸逃过一劫,因为那些愚昧的人们认为只有女巫是肮脏的,她们拥有污浊的能力,能够诅咒他人致死。

彼时正在潜心研究黑魔法的Jack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唯一的一点小小的麻烦是巫师协会在国王的清剿之下被迫解散,大量古籍的遗失与毁坏让他一度陷入瓶颈。

那一天,恰好Jack的研究正进行到至关重要的部分,这个在逃的姑娘在深夜突然造访了他的家。

她带着尘土与鲜血恳求Jack收留她一晚,她可以给出任何Jack需要的报酬。她甚至隐晦地暗示Jack可以享用她的身体,但是Jack不为所动。他扶着门框,蔚蓝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她。

“……请为我看一看下周的运势吧,女士,当作您在这里留宿的报酬。”

但是对于今天来讲,Jack提出的要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天的夜空格外阴沉,她看不到星星,Valentine怀疑后半夜可能会下雨或是下雪。

她勉强判断出北极星的大致方位,然后她从随身的布袋中摸出一颗水晶球来。澄澈透明的水晶球映着Jack房间里暖黄色的灯光与微弱惨白的月光,Jack侧过头掠过她的肩膀看向水晶球中的景象。

Jack自己什么都看不出。

他一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预知未来的天赋,他也不真的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鉴于他正在进行一项十分危险的实验,本能让Jack对这个拥有占卜能力的姑娘提出了要求。

在一段沉默之后,Valentine轻轻吸了一口气。

“很抱歉,我可能帮不上您……但无论您之后准备做什么,都请您小心。”

Valentine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她今晚大概没地方住了。

“那么请进,女士。”

Jack说,并让出了房间的通道。

Valentine似乎不能相信,她棕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惊喜和意外,而Jack只是拢起自己的长袍,转身走进房间为她倒了一杯温水。

“您遇到什么了吗?”

他安静地问,为姑娘身上的污渍召唤来清水帮助清洗。他召唤了一整个水球悬浮在半空,Valentine开始脱掉她身上沾满尘土与血迹的长袍塞进Jack为她制造的水球中。

这是Jack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女巫身上怪异的图腾,它们组成的图案像是某种神秘部落的符号,但也极为形似一只蜘蛛。Jack从未接触过这个领域,他有些好奇,但他还是保持了自己的风度,没有主动开口询问,也没有盯着她太久不放。

“是军队。”

她说,动手开始为自己包扎手臂上的伤口。

Jack感知到她手臂上白魔法的残留,他不确定Valentine身上有没有被施加追踪魔法,但他也不真的担心——教会那帮迂腐的老疯子只靠几个会些白魔法的年轻巫师,连他的门槛都休想摸到。

看起来这个可怜的姑娘也被当做“异端”驱逐了。

在巫师协会仍旧存在的那些年里,无论是直接或是间接的,他们对国王的帮助都不在少数。可正因为如此,这些数量庞大的巫师被视为对国家的威胁,以至于国王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好在那场清洗运动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年轻国王战死沙场的消息传遍国内外,失去统治者的民众又重新开始相信魔法可以拯救他们。而新当选的国王——就是现在这个——与他愚蠢的父亲如出一辙,他们盲目地追从教会的决定,这也是直接导致Jack这个等级的巫师如此落魄的直接原因。

整个国家内禁止私人出售或拥有带有魔法的武器或是防具,就连最简单的魔法石镶嵌也不能贩卖或是持有。凡是违反这项规定的人——无论是巫师或是普通人——都被踢进了监狱。

这一下子截断了Jack的收入来源。

Jack无奈只能选择与军队合作,由此他结识了Ban——一个骁勇善战的骑士,同时也是骑士团的团长。他负责与Jack的一些相关交接工作,譬如骑士们手中的剑——它们出自Jack之手,附带有水系魔法攻击的双刃剑会是战场上的好帮手。

该死的垄断政策。

在某一次交易之后,Jack曾与Ban一同前往酒馆喝上一杯。期间他隐晦地抱怨过现下的境况对他们而言不容乐观,但Ban只是拍了拍Jack的肩膀。

“这是个糟糕的年代,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改变它。”Ban说,粗糙的手指摩挲着简陋的酒杯边缘,“如果不是因为你在你现在的位置上,想要求得一口饭吃或许还要更艰难一些。”

Jack知道他在说那些游荡在城镇里躲躲藏藏的巫师们。

他没有回答,只是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敬生活。”

Jack说。

“敬生活。”

Ban说。

事实上,Jack对于这个高大的骑士抱有一些好感,因为他至少不像其他人那样,将他们巫师视作异类。虽然他们之间应该只存在单纯的利益关系,但Jack也不介意多这样一个老实人作为他的朋友。

在去往Valentine的住处的路上,Jack将Joker往怀里揣了揣。他需要穿过城镇才能够到达那里,而Jack不希望Joker暴露给任何人。

龙是极为稀有的高等魔法生物,哪怕只是一条在龙的品种之中最常见的那一种,对于普通人而言,它们也是十分罕见的。这也代表它在战争中的用处是极大的。

假如一个国家拥有一条龙作为武器,那么这个国家将会所向披靡。

Jack不能将Joker单独留在他的家中,所以他必须带他一起出门。麻烦的是这个小家伙儿并不安分,它时不时会从Jack的领口中探出头来,而Jack只能一次又一次将它塞回自己的衣服里。

“我们就快到了。”

Jack低声告诫Joker,他可不管这条红龙幼崽能不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一路上Jack已经用掉了自己所有的好脾气和耐心。

他发誓,假如Joker再次试图彰显自己的存在,他不介意将它作为展品在城镇的中央广场进行一次收费展览。


 
评论(10)
热度(480)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