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6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02  03  04  05


06.

Jack正在追逐一头公鹿。

他的箭搭在弓弦上,箭尖斜斜地指向地面。Jack伏低身体穿梭在密林深处,惊慌失措的鹿横冲直撞但是移速极快,Jack刚刚放过的一箭被它侥幸躲了过去,锋利的金属箭尖卡入树干,但是Jack没空将它拔出来。

他感到一点点惋惜——他的箭上都是附带有水属性魔法的,这可不是市面上随随便便能买得到的那些脆弱的箭支。

Jack凭着他自己敏锐的听力判断出公鹿的方向,他放弃直线追逐,转而绕了一个大圈。傍晚的森林里,雾气逐渐浮现出来,Jack深棕色的猎装很好地将他隐藏在交错的粗大树干中。

似乎感到危险的远离,那头仍旧处在Jack视野中的公鹿减缓了它逃跑的速度,这对Jack来说是一件好事。他没有跟丢,只是有些太远了。

Jack小心翼翼地举起弓箭,单眼瞄准公鹿的后脑。

还是不行,这个距离上,他的箭还没有飞到那里,他的猎物就会逃走。

他全神贯注地缓缓向前移动,皮靴的硬底踩着林间潮湿厚重的落叶,声音几乎完全被吞掉了。他的猎物不再警觉地时刻准备离开,这让Jack有足够的时间找到一块合适的地方,以确保他能够一击毙命。

嗖——

弓弦拉满,锐利的箭带着破空的风声离弦而出,从树木的间隙之中穿过,准确地命中公鹿的头部。

它悲鸣一声,沉重的身体摔在地面上。Jack松了一口气,他起身直奔猎物倒下的地方,就在这时,他听到远方传来一声闷响。

不是那种巨大的响动,但是Jack甚至感到脚下的大地都为此震颤。他望向城镇的方向几秒钟,而后抬起左手打了个响指。水精灵在Jack身边聚集起来,数量众多的它们托起了公鹿的尸体,跟在Jack身后一路回到他们的住处。

Joker始终栖息在Jack的房子周围。

Jack并没有圈养它,而是它主动选择了有Jack在的地方。巫师的血液通常来讲也是含有魔力的,血液与无数种契约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的一种包括魔法生物与饲主之间的契约。尽管Jack和Joker没有正式进行契约的仪式,但既然Joker将Jack认作它的父亲……或是母亲,管他呢——Jack的一点点血就会对Joker产生巨大的影响。

得知这一点的Jack早在Joker甚至尚未长到这么大之前,就将自己的血洒在了这片森林里。这片森林足够大,而且物产丰富,他和Joker都不用担心没得吃——远离城镇,且少有人类造访。

这无论对Jack还是对Joker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国家禁止私自饲养魔法生物,凡是违反这一条规定的与私自交易附有魔法效果的武器一样,会被踢进监狱度过他的下半辈子。

对于Jack这个级别的巫师来说,假如他决定归顺国家,那么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容易许多。国王暂时不愿意动他,因为现在国家暂时不需要他——但不代表永远不会要求他做些什么事。

这一点Jack自己很清楚,所以他一定要想办法将Joker藏起来,至少在迫不得已之前,他不想将Joker暴露给任何人。

一条珍稀并且自由的龙不该被作为战争武器来使用。

等到Joker找到它自己的洞穴,Jack就不用担心这么多了。Valentine那座山头是个不错的选择,Joker可以在山脚建造它自己的巢穴,将来那里面或许会填满金银财宝……

Jack用锋利的匕首沿着猎物柔软的腹部划了一道开口,他费力地剥开公鹿的皮,将它的内脏掏出来丢到半空。Joker扬头张口接住那些血淋淋的脏器吞咽下去,它灿金色的竖瞳眼巴巴地盯着Jack处理他们的晚餐,但Jack不认为这头鹿够他们两个全部吃饱。

“我希望你能少吃一点,Joker,瞧瞧你的身材——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是一条龙而不是别的什么生物。”

Jack嘟囔着,将鹿皮整张撕下来。他的双手沾满了鲜红的血液,黏糊糊又滑溜溜的恶心触感让Jack立刻召唤来一个水球,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丢进去清洗。Joker好奇地用吻去拱那个水球,被Jack随手凝结的冰锥撞在鼻子上;它晃了晃脑袋,伸长的脖子缩了回去。

“停止你那无用的好奇心。”

Jack这么命令道。他将已经变成污浊的淡红色的水球移动到被剥掉皮的猎物上方,Jack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整个水球哗啦啦地散落下来,替他完成了清洗血迹的最后工作。

夜幕逐渐爬上天空,Jack在屋外点起篝火。他寻了一根断枝,匕首几下将周围支棱的细小树杈削去,然后他将鹿尸穿上木棍,架在篝火上进行烧烤。

香料的来源都是这座森林的馈赠,肉香味儿逐渐扩散出来,Jack靠在Joker的前肢上,困顿地盯着跳动的火苗。

他没有很饿,这头鹿的大部分最终还是要进Joker的肚子。Jack的左手把玩着他的匕首,镶嵌着宝石的匕首手柄引起了Joker的注意——龙的本能。它的头靠过来,巨大的金色瞳孔就在Jack的头颅旁边。

Jack漫无目的地想这条龙竟然还没有为了几颗宝石把他的头咬掉,这对他来说真是天大的幸运。

噢,他刚刚是不是用了幸运这个词?

Jack摇了摇头。他用刀刃割下一块鹿肉丢给Joker。肉的内里呈现出漂亮的深玫瑰色,Jack也为自己割下一块。他慢慢地咀嚼他的晚餐,在Joker凑近烧烤架的时候召唤出水精灵来将它赶回去。

那些透明的小家伙儿显然比食物更容易吸引Joker的注意力,它的眼睛随着它们转开了,但他的前肢刚刚有一点动作,Jack便收回了他的精灵。

“别动,乖孩子。”

就在Jack感到昏昏欲睡的同时,他听到了渡鸦的嘶鸣。Jack猛地睁开了眼睛——是报信的渡鸦。

那只纯黑色的鸟儿盘旋在他们的头顶,Jack按住了Joker的吻部前端压下躁动的红龙。他伸出一条手臂给渡鸦一个落脚的地方,鸟儿腿上绑着一个小巧精致的信桶,Jack打开它,发现里面有一张被卷起来的羊皮纸。

上面凌乱的字迹表明了写下这些的人有多么匆忙,Jack将看过的纸条揉作一团丢入面前燃烧的篝火中。

渡鸦永远不会带来好消息。


 
评论(24)
热度(394)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