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9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简洁设定走这里。


09.

对于将它的鳞片出售这件事,Joker显得很不开心。他已经超过两天没有和Jack说过话了,这对向来聒噪的红龙来说并不常见。但是Jack对此不以为然,他总觉得龙大概也是有叛逆期的,就像Joker现在一样。

Jack坐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茶壶放在烛火上不断加热以保证茶水的温度,他将方糖丢进深棕色的液体中,银质的小勺轻轻搅拌几下。

这是他难得清闲的一天,Ban已经将那五面盾牌取走,他显然很满意,而Jack也得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足足有一万五千个金币,足够他们吃上一阵了。

当然,有一部分金币是要拿出来进购一些原材料以便Jack继续制造附魔武器与魔药的熬制,那些也是大开销。但相对的,既然Joker栖息在这片森林里,那么也就代表这里会生长出一些稀有的魔法植物。

有些是Jack需要的,有些不是。他偶尔会采集那些魔法植物制成魔药卖给城镇里的医馆——那些医生,他们总以为Jack是一名神医或是别的什么,因为他所提供的药永远都十分有效。

Jack腿上的书籍翻过一页,他向后靠在柔软的靠垫上,抬起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颈椎。他已经超过四十八个小时没有听到Joker聒噪的声音了,Jack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开始有些不适应。他叹了口气,将书合上放在桌面上。

这两天大概到了Joker该换鳞片的时间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偶尔Jack可以看到他皮肤下隐隐流动的岩浆似的颜色,它们像是有生命一般随着Joker的呼吸鼓动。Jack不知道龙在人形的时候能否蜕鳞,但是他不想在Joker需要帮助的时候不能够照顾他。

Jack摇了摇头。

他们竟然真的玩起了这种“你不理我,我就不理你”的游戏,Jack无奈地按住鼻梁。他真是被这条脑子里装满岩浆的龙影响变得幼稚起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谁率先开口的问题,不是吗?

Jack决定不和一条出生刚刚几个月的幼龙计较,尽管它看起来……并不是一条幼龙该有的样子。

红龙正赤裸着上半身躺在窗户旁边,它的身体笼罩在阳光中,手臂上黑色的条纹仿佛是会流动的液体一般闪闪发光。它眯着灿金色的竖瞳注视着Jack走近它,它的尾尖摆了摆,换了个姿势,单肘支在窗旁,一手撑着脸侧。

巫师迎着灿烂的阳光,有些不适地后退了一步,重新回到阴影中去。Jack开口道:“我以为爬行生物畏光才对。”

“不,不——你错了。”Joker咧开嘴露出他那一口尖锐的牙齿,“我需要阳光来保证我的体温。”

Jack翻了翻眼睛。

“你已经够热了,不是吗?”

“那不一样,Jack。”

Joker撑着自己从窗台上跳下来,它站到了Jack面前。他们的身高相仿,Jack只用平视就能看清那双金黄色的竖瞳。

“你在介意什么?”

“啊哈,现在是你在问我?”

“听着,Joker,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在介意什么?”

Joker带着尖利指甲的五指抓住了Jack的领口将他熨烫平整的衬衣弄出深深的褶皱,但是巫师对此似乎并不意外。他平静的蔚蓝色双眼直视着Joker,他甚至伸出手放在Joker肌肉发达的前臂上。

“我是一件什么可以交易的物品吗,Jack?在我跟你相处了这么久之后?”

“……你只是在意我将你的鳞片卖给骑士团。”

“是,我就是在意。”

Joker一把将Jack推开,瘦削的巫师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站稳。Joker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它抓扯得Jack有点疼,但是Jack没有抱怨。他试图接近对方,但是红龙暴躁地挥开了他想要安抚它的手。

“不是那样的。”Jack说,同时对于Joker的叛逆感到一阵头疼。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一条不谙世事的龙去解释他与王国之间微妙的关系——即使他解释了,Joker也不一定会理解他。

“我不得不这样做。”

他低声说,想着Ban在看到盾牌时的反应。老道的骑士几乎立刻认出那不是普通的材料,他隐晦地询问Jack这些盾牌是否从黑市的商人那里购得,Jack只是摇了摇头。

“只这一次,不要告诉别人,请。”

Jack很少对别人说“请”,他摘掉了自己的单片眼镜收入怀中,右手按在左胸口深深地向Ban欠身。

“我不希望被卷入任何麻烦,所以请你为此保密。”

“你确定你可以控制它?”

“我想我是的。”

Ban罕见地犹豫了一小会儿。

一名强大的巫师饲养了一条龙——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要知道,单单是一条龙就有能力毁掉一个王国而只用张一张口,更别提还要加上一个精通黑魔法的巫师。尽管Ban愿意相信Jack是个安分守己的巫师,但是这不代表国王与民众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会平静地接受。

他不能将整个莱特彻尔的命运呢压在Jack的一句“可以”上。

Ban一直将Jack当做自己的朋友。

他从二十几岁进入骑士团开始就知道有一个神秘的年轻男人为骑士团供应武器,他曾经偶然见过Jack几次,男人会对他友善地微笑,他们偶尔会有一些交流,但都是无关紧要的话。

直到Ban四十岁,他变得成熟,继而开始慢慢衰老,而他惊讶地发现这个男人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直到他被举为骑士团团长,他才有资格知道Jack事实上是一名巫师。

巫师不能永驻青春,但他们要比普通人的衰老速度慢上许多,譬如Jack——Ban甚至不知道他已经超过二百岁了,因为他看起来仅仅是普通男子三十岁左右的模样。

Jack这两天一直在担忧Ban是否会将Joker的存在告诉国王,毕竟一条龙是不可多得的魔法生物,它们已经在这片大陆上消失至少五十年了,Jack上一次见到龙,是一条死灵邪龙,而它属于他的一名老友。

Jack可以辨认出那条邪龙生前是一条拥有美丽鳞片的银龙,但是它现在只留下了腐烂的肉与森森的白骨。Jack问他为什么不放它离开,而老友这样回答他:

“她已经与我签订契约,我不能留下她独自一人。”

老友看着Jack的眼睛,而Jack从中看出了厚重的悲伤。突然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你爱她。”

Jack低声说。

老友没有说话。他给Jack留下一封书信,信中写道他要带着他的龙到其他地方走一走,而从那次会面之后,Jack再也没有见过他。

Jack决不会让Joker与那条银龙有同样的下场。

或许……他和Joker也该从这里离开了。


 
评论(21)
热度(403)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