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10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简洁设定走这里。


10.

王城内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有几户人家的房子在深夜莫名其妙地燃烧起来,被困在房间里的人无一幸免,全部被烧成了一团蜷缩着的黑色骨骼;在他们房屋的墙上,都发现了同一种奇怪的图腾;许多牲畜丢失了,其中一头羊的尸体被发现在郊外,它的整个羊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撕断一样,羊头不见了,但是满地都是黏糊糊的半凝固的血液。

住民们吓坏了,不知是谁先传出来的消息,称厄运要降临在这个王国。

而那些人口中的厄运,正是城镇北方的森林中居住的精通黑魔法的巫师与一条龙。

Jack坐在桌前,指间夹着那张皱巴巴的羊皮纸信笺。城内的巫师向他传递了信息,并表达可能是菲尔诺巫族余党在作祟,但是Jack真的不明白这里有一条龙的消息是如何传递得如此之快的。

那些该死的菲尔诺巫族,他们究竟想要什么?要这个王国,还是要这片大陆?

来信中的人称假如他们不去制止,那么事态将变得更为严重,但是Jack只想要知道是谁透露了Joker在这里的消息。

可能是Ban,那个老实的骑士,他效忠于国王,很有可能不顾Jack的请求而将这个消息告知国王再由皇宫中随便什么人传出去;也可能是Valentine不小心说漏嘴,那个小女巫总是喜欢和城里的一名人类钟表匠见面叙旧,Jack知道她们认识至少三十年了,她是Valentine可以信任的人——但人类终归与他们不同。

Jack的羽毛笔搭在他玫瑰藤造型的笔架上,他斟酌着回复了一封简短的信,渡鸦落在他的窗框上,Jack丢了些干粮渣给它们,并将羊皮纸塞入它脚腕的信桶中。

纯黑色的鸟儿挥舞着翅膀离开了,而Joker刚刚打猎回来。

它轻松地扛着一头强壮的野猪,将其丢在Jack房子前面的空地上。

“Jack?”

Joker扬高声音,它没有见到巫师出来迎接它,它感到有些奇怪。今天Jack不仅没有同它一起出门打猎,甚至连它回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响动,Joker粗鲁地推开房门,看到Jack正双手负于背后注视着窗外。

夕阳金红色的余晖落在巫师的身上,将他的棕发镀上一层半圆形的光晕。他听到响动转回头来,光线勾勒出他高挺的鼻梁与深邃的眼窝,Joker站在门口,开口想要说话时却愣住了。

没有什么形容能够来描述这个画面带给Joker多大的震撼——瘦高的巫师穿着繁复的衬衣,镜片折射出微弱的光线落进他蔚蓝色的瞳孔之中。他就那么看着Joker,双眼沉默地注视着它直到Joker回过神来。

年轻的龙突然间涨红了脸,他狼狈地低下头,错开Jack的目光。

“好孩子,来。”

它听到Jack这么说,巫师朝它伸出一只手,而Joker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两步。它带着尖锐指甲的手指抓住了Jack瘦削的手掌,继而紧紧地握住,而Jack对于它的鲁莽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发——发生什么了?”

而Jack只是摇了摇头。

他不该将那些无关的事情告诉Joker,知道太多对于它而言没有好处。它还没有被束缚给Jack,它应该是自由的,而不该被困在这里,与一个巫师一直在一起。Jack一直没有给Joker契约的原因也在此,他不愿将Joker束缚给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你该走了,Joker。”

在几分钟的沉默之后,Jack低声说。他难过地轻轻吸了一口气,努力忽视掉心脏里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他坚信这样做是正确的,Joker属于这片大陆而不是他。现在终于到了他们该分别的时候。

Joker的到来本身就是一个意外,Jack甚至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会拥有一条龙,或许在几个月的相处中他们产生了一些感情,但Jack比起对于巫师的感情,龙应该更加渴望自由与——财富。

“你在赶我走?”

Joker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它灿金色的眼睛,它的瞳孔猛地收缩成一条竖线,它的手卡住了Jack的看起来纤细脆弱的脖颈。

“Jack,你在赶我走?”

感受到喉间逐渐加重的力道,Jack知道自己这一次彻底惹怒了这条龙——他在内心嘲笑自己竟然忘了无论Joker平日再怎么听从他的命令,它到底是一条龙,一种极度危险的高等级魔法生物。

Joker的双翅猛地在背后展开,它的脸上浮现出鳞片,鳞片之下隐隐流动着岩浆的色泽。Jack房间里摆放的东西被Joker的翅膀扫掉了一地,它暴怒地将瘦削的巫师按翻在地面上,五指成爪死死扣住Jack的命门。

“我很快……可能、会再次……回到战场……你——”

“闭嘴,闭嘴!”

Joker金色的蛇瞳盯着Jack浮现出痛苦的蔚蓝色,它在愤怒的状态下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道,巫师的脸为缺氧而扭曲,但Joker还是没有放手。Jack修长的双腿无意识地蹬动,他的眼前发黑,肺里的空气逐渐变得稀薄,胸口泛起一阵阵疼痛。

“Joker……”

他的声音变得嘶哑,他的挣扎逐渐变得无力,Jack甚至觉得他漫长的生命可能就要终止在Joker的手下,直到Joker一下子松开钳制他的手。

空气猛然冲入肺部令Jack大声呛咳起来,他捂着喉咙喘息着,额前渗出的冷汗打湿一小绺发丝黏在他的额头上。Joker还骑跨在Jack身上,它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低着头一言不发直到Jack终于缓和了他的呼吸。

“你差点杀了我。”

Jack说,声音带着难听的嘶哑。但是令他惊讶的是,Joker因愤怒而展开的双翅缓缓地、一点一点落下来,最终成为一个弧形,将他护在它的翼膜中央。

“我不想离开,Jack,求你。”

它说,一滴滚烫的水珠儿落在Jack的手背上。Jack浑身震了震,他难以置信的瞪着手背上的水渍。围绕在他身边的翅膀消失了,Joker脸颊爬上的鳞片也褪去了。它恢复成了最开始的模样,但是它还是没有抬起头。

“……我想保护你。”

Jack说,扶正他歪掉的单片眼镜,而Joker摇了摇头,它毛糙的红发随着它的动作也晃了晃。

又一滴泪水落在Jack的手背上。

他听到他的龙说——

“让我保护你。”


 
评论(24)
热度(614)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