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12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简洁设定走这里。

全员向合志《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一宣+印调点我。


12.

在Joker出生后的第六个月,它经历了第二次蜕鳞。

这一次没有Jack的帮助,Joker在后山找到了一块安全的地方——连Jack都不知道那个洞穴在哪里——那里大概会是Joker以后的住所,Jack也不打算去询问Joker,但是Joker似乎对此不太满意。

蜕鳞的时间持续了一周之久,这是Jack难得的没有人打扰他的时间。他借此机会与Leo再见了一面,并将那个巫族人遗留下来的石盘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上一次Jack的态度十分坚决,这一次Leo没有再提起让Jack回到巫师协会的建议。他们随意地聊了一些往事,Leo问起Valentine的现状,Jack告诉Leo她现在过得很好,并与城中一名钟表匠的女儿相处得不错。

“人类并不可信,”Leo忧虑地说。

Leo的妻子,玛莎,那个最后离开他的女人,卷走了Leo的所有财产并带走了他们的女儿,只因为她意外地发现Leo是一名巫师——她认为巫师总是邪恶的那一个。

Leo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唯一的女儿究竟被那个女人带到了哪里,但是他不认为她会好好对待她——毕竟他的女儿有一半的巫师血统,可她从未系统地学习过如何使用她体内的力量。

年轻巫师的魔力失控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Leo有些担心那个女人会将他们的女儿交给教廷将她焚烧。但是大抵骨肉亲情胜过了她对巫师的恐惧,至少在Leo打听的这二十年中,他没有听到过任何叫做Emma Baker的女巫被烧死的消息。

“我愿意相信Valentine自己的判断。”

Jack说,将牛奶倒入红茶中搅匀。深褐色的液体混入了奶白色,相融出温柔的浅棕色,Jack将镀金的小勺在边缘轻轻磕了磕,勺子被放在茶碟中,他瘦长的手指执起茶杯啜饮一口。

“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钟表匠的女儿今年大概已经有……五十岁了。”

“她保护了一名巫师这么多年,我们应该感谢她而不是对她抱有任何敌意,不是吗,我的朋友?”

Leo为Jack的说法妥协了。他在离开Jack的房子的时候告诉他他准备去城镇东边的山上寻找Valentine,并询问她是否愿意重归巫师协会。

“我想她会很荣幸。”

Jack蜷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在离别之前,他们简单地拥抱了一下。

“祝你好运,我的朋友。”

“你也一样,Jack。”

而Joker是在Jack与Leo见面的三天后回来的。

它已经化为人形,但是Joker显然十分疲惫和虚弱。Jack可以看出它皮肤下隐隐浮现出熔岩般的色泽,随着它的呼吸而不断起伏。它将那些褪下的鳞片交给Jack,并告诉他他可以将它们卖掉以供给他们的生活。

“这是为什么,Joker?”

“因为你看起来需要它们。”

它低声回答,显然不想开口说更多话。蜕鳞耗费了Joker大量的精力与体力,它现在只想躺下然后好好地睡上一觉——管他睡到什么时间呢。

“你不能在这里睡觉。”Jack说,试图将龙强壮的身体拖起来,但是他显然不成功。Joker恼怒地挥开Jack的手——刚刚经历过蜕换鳞片的它的脾气比起往常还要差上许多,他尖锐的指甲不小心划破了Jack的手背,鲜红的血珠儿滚落下来,Joker显而易见地愣了一下,但是Jack没有在意那个小小的伤口。

他说:“你应该到我房间里,躺到床上。你需要休息,Joker。”

“可你——”

“Shhh,good boy……Justgo to my room.”

Joker拖着它乏累的身体,听从Jack的命令去到巫师的房间。它几乎立刻倒在柔软的床铺上,灿金色的双眼威胁着合上将它拉入深眠。它在隐约中感受到低温的手指拂过它的脸颊与额头,Joker无意识地抓住那只手,而那只手的主人任由它这样做了。

Jack抚摸过Joker颤抖的眼皮,他轻轻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这个动作没有惊扰到Joker的沉睡——它需要大量的休眠时间来养好它身上那些新生的、带有弹性的新鳞片以保护自己。

它明明可以在洞穴里完成这一步的,Jack不明白它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回来。

这个时候应该是龙最为脆弱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自保能力,Jack不能想象它是如何穿越这片被施过魔法的森林回到他们的小屋,但是从Joker身上细小的伤口与泥土来看,它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头。

Jack静静地离开了房间。

他走到书房,从抽屉里拿出那个巫族所用的巫师器物。这块石头是灰色的,表面被打磨得极其光滑,上面的镂空是一种神秘的图腾,Jack猜测这大约是菲尔诺巫族部落的秘符。上面的图腾镌刻着掌管火焰的神明与披着白色布衣的太阳神。

周围有许许多多人虔诚地跪地朝拜。

Jack嗤笑一声:这个世界哪有什么神的存在,不过是愚人自欺罢了。

他张开瘦削的五指悬于石盘之上,没有任何魔法波动,果然不是魔法物件。菲尔诺巫族以“术”著称,没有人知道他们如何穿越空间,他们可以去到任何他们想要去的地方,只需要这个在Jack看来普普通通的石盘而已。

看起来确实无法为己用。

事实上,Jack有些欣赏这些巫族术士,但前提是他们安安分分;假如是现在这样的境况,他们还想要来分一杯羹,哪怕是Jack也不会让他们动这里一丝一毫。

今晚的晚饭大概Joker会错过了,恰好Jack的地窖中还存放着昨天打来的一头野猪的四分之三,他自己吃不了太多,所以它足够Joker在醒来之后填饱肚子。

Joker的睡眠持续了两天之久,期间它只醒来过一次,但是睡意令他甚至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便再一次坠入黑暗的深渊。

直到两天之后,Joker终于决定醒来,因为它的胃在向他抗议——

“Jack!”

Joker扬高嘶哑的声音喊道。

“今晚的晚饭是什么?”


 
评论(21)
热度(463)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