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巫师与龙 14

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简洁设定走这里。

全员向合志《欧利蒂斯魔法大陆:巫师与龙》一宣+印调点我。


14.

“Fiona是巫族所信奉的火之神的名字。”

Valentine说,双手拢着她的水晶球。水晶球中折射着跳动的火焰映在她棕色的瞳孔之中,她合了合眼睛,漂浮在半空的水晶球落入她的掌心。

“在这上面镌刻所信仰的神的名字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不是吗?”她轻巧地点了点自己脸颊上黑色的图腾,“就像它一样。”

Valentine来自南方的布鲁沃特群岛,群岛上原住民的魔法体系区别于大陆人,Valentine身上的那些诡异的如同蜘蛛一般的图案是由岛上魔法植物——普朗木——的提取液作为颜料刺入皮肤的,它们在巫师受到致命伤害的时候呈现出浓烈的红色,其中隐藏的能量将锁住巫师的灵魂使它们不会散去。这股力量能够持续几个小时之久,而它大大为巫师争取了接受治疗的时间。

与这样的力量相对的,是普朗木选择宿主。

并不是每一名巫师都有资格背负它们。普朗木本身是带有强烈毒素的,不能够承受毒液的巫师甚至会在将它注入身体的过程中便产生排斥反应从而引发死亡,Valentine是他们整个部落里唯一的一个接受并承受毒素的女巫。

她的血液与普朗木的树汁融和度极高,在色素注入的一瞬间便形成了红宝石的色泽。整个纹刺过程中所产生的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它不亚于将烧红的烙铁直接放到皮肤上——但Valentine承受住了。

当她被人搀扶着从木桩上走下来的时候,她看到她的母亲透过泪光在对她微笑。

“这个图腾我的部落所特有的,但是它的具体意义已经失传几百年了,可我们还是会将它留在身上。”

“也就是说,‘Fiona’并不能成为任何线索。”

“我恐怕是的,会长先生。”

Valentine抱歉地说。

Jack双肘支在桌面上,他的单薄的指尖相抵搭成塔状轻轻点在上唇,透过镜片他盯着那块石盘。他已经将自己的身体被石盘影响的事情告知Leo,这也是为什么今天Leo与Valentine赶到他家的原因。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他们——包括Jack自己在内——谁也不知道将来Jack那条被异化过的手臂会发生什么变化。

可能是好事,但更大的可能性是相反的那一个。

Joker坐在一旁沉默。它被允许旁听他们的谈话,但它从Jack与女巫的对话中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它只知道上一次的异变或许会再一次发生在Jack身上,而这个事实令它无法忍受。

它的尾尖不耐烦地敲打着地板,Valentine显然有些害怕这条龙会突然做出什么不能控制的事情来,她往旁边挪了挪,靠近了坐在她左边的Jack,但她无意识的举动令Joker更加不悦。

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它尖锐的目光落在Valentine身上。Valentine手足无措地将水晶球放在桌面上,她在桌下纠结着十指,轻声询问Joker:“对不起……?”

“不用管它,Valentine。”

Jack摘掉他的镜片,双指并拢按着眉心揉了揉。这条该死的龙对他见鬼的领地意识究竟是怎么变得如此强烈的?Jack记得自己曾经告诉过Joker不准将他当做它的父亲或是母亲,但显然这句警告并起到没有任何用处。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与Joker产生任何争吵,上一次为那个石盘的而引发的争吵,这条龙给他制造的淤青还没有消退,Jack一点也不想在他以前的同僚面前再丢一次人。

“Jack,给我看看你的手。”

“它已经没事了。”

但Jack还是将手递给了Leo。

他的手骨节分明,苍白而修长,指尖轻薄,指甲修剪得圆润整齐,完全看不出当日它们化作流动金属模样的痕迹。Leo将Jack的手来回看了几遍,但是他仍旧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尝试——”

“不,Jack,我们不需要那样做。”Leo说,用绸布将石盘裹起来,“我们不必冒着失去你的风险来验证这件事。”

Jack反驳道:“你不会失去我,我可以控制好它。”

“不,Jack,你不能。”

Joker在一旁强硬地说,而Jack的矛头顿时转向了它。

“我只是需要研究它,你究竟有什么问题?”

“我的问题大了。”

Joker嘟囔着,灿金色的双瞳望向Leo又转到Valentine身上,最终落在Jack的脸上。

“我早就说过它不好,你为什么一定要它?”

“听着,Joker,”Jack放缓态度,他知道这条龙固执得什么都不肯听,但他还是在试图说服它,“我不是一定要用自己冒险,但我必须要知道它是如何对我产生影响的。”

“你不必须。”

“我必须。”

Jack坚持道。

他们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对峙模式,直到Valentine介入他们之间。她已经将她的水晶球收入腰间的口袋里,她想要去安抚Joker,但是Joker避开了她的触碰。Valentine无奈地放下她的手。

“至少不是今天,Jack,我们不用那么急。”

“不,你不知道。”Jack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被他自己瘦长的手指抓得凌乱不堪,他开始焦虑地在房间里踱步,手心里布满汗水。他想到了一些很不好的回忆,关于那场战争,关于菲尔诺巫族,关于火之神Fiona。

“对,我知道,我知道是什么——是的,就是那个……火神的使者……”

“Jack!”

Joker紧紧抓住Jack瘦削的肩膀,它的焦急几乎写在脸上但是它在努力用其他表情盖过去,Jack的蔚蓝色落入它的灿金色中,Joker展开背后的翼膜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将Jack拢在其中。它强壮的带有黑色条纹的双臂拥住巫师单薄的身体,它的下巴抵在巫师的肩膀上。

“Jack……”

巫师放大的瞳孔在Joker的拥抱中逐渐回归到正常,他低着头喘息一会儿,在Leo与Valentine担忧的目光中抚平自己的衬衫皱褶。他重新戴上单片眼镜,低声说抱歉。他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愧疚,他已经很久不会进入这种状态,最近发生的事情多到Jack的神经一直处在一个高度紧绷的状态,加上那些突如其来的回忆,直接让他陷入了那种异常焦虑的状况。

Joker的翅膀还没有收回去,它仍旧半包裹着Jack,不让他走出自己的保护一步。

“我想我有些累了,”Jack疲惫地说,他回到椅子上坐下,双肘支在膝盖上,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脸,狠狠地搓了一把。

“我保证不会再出现任何意外了。”

“你确定吗,Jack?你比我们更清楚它的危险性。”

“我清楚,会长阁下。”

Leo沉默了一会儿,在Joker与Valentine不赞同的目光与声音中,将绸布包裹的石盘再一次放回Jack的桌上。他解开布包,石盘安静地躺在桌面上。Jack闭上眼,深深地吐出肺里的废气,然后他将整只手放在圆盘之上。

刺骨的寒冷侵袭,Jack不自虐地打了个冷颤,他慢慢闭上眼,将自己的思绪放空,逐渐进入一种类似冥想的状态。

这一次他感受到了。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化,就连桌子都变成一团魔法元素组成的棕灰色的光团,一切的一切在Jack的眼中都化作流动的魔法元素,他开始感到自己的左臂被什么东西侵蚀了,他猛地睁开眼。

尽管做好了准备,在看到它的一刹那,Jack还是忍不住自己的难以置信。

他的半条手臂变成了一股流动的金属液体,那股液体像是有生命一般,一丝一缕地缠绕在他的手臂上,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攀爬。

Jack立刻抽回自己的手,那些液体金属便也立刻停止了它们的动作,并在一段时间内开始慢慢消退。

他正常且苍白的手臂再一次显露出来,但是令Jack感到不寒而栗的,是那些液体像是没入他的身体一般,在皮肤表层消失不见。


 
评论(20)
热度(390)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