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园】JACK 10

【杰园】JACK 10

内测设定,部分有私设。

正剧,全员出没。

第一人称预警。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杰园+佣空合志《CONSUME》印调点我。 


Day 17

昨晚之后,玛尔塔对我冷淡了一些,我猜她对我的表现有些失望……我还没有从皮尔森先生的遇害中缓过神来,整日都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期间艾米丽敲过我的房门,她听起来有些担忧,而这种担忧在我打开房门之后,在她脸上体现得更明显了。

我知道我的脸色一定很差,我甚至没有洗漱。我的头发被我自己抓得乱糟糟的,我想我现在一定苍白得可怕。我告诉她我没事,只是需要休息,于是她贴心地离开了。

我重新回到我的床上,像是一开始那样将被子盖过头顶。我蜷缩在温暖的床铺里,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假装自己并不是在这个可怕的庄园里,而是在我自己狭窄的小屋内。我的眼前不断回放着皮尔森先生死去的画面,我知道他只是一个社工名义的小偷而已,我都知道的……但是这真的不代表我能对于一个人的死亡无动于衷。

我们才刚刚认识一天而已!

我感到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沿着眼角流下来,我躲在被子里轻声哭泣,直到疲惫到睡着……

之后我在噩梦中醒来。

噩梦——它是我自从来到这里以来就没有摆脱过的东西——再一次扼住了我的喉咙,让我不能呼吸。

我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跳,我扬声询问门外来人是谁,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来,我雀跃着打开了门,毫不顾自己的外表凌乱——

果然是他!

杰克先生手中的托盘上是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以及一罐蜂蜜。他礼貌地询问我是否可以进到我的房间,我有些受宠若惊,并让出通道来以便他进入。他将托盘放在床头的小柜上,并将蜂蜜棒交给我。我看着那些甜蜜的亮晶晶的液体不知所措,我听到上方传来一声叹息。

他接过我手中的蜂蜜棒,在蜂蜜罐中搅动几下。蜂蜜棒的凹槽上挂满了粘稠的甜蜜的液体,他轻轻倾斜棒子,将蜂蜜滴入牛奶中。

“这是……为什么?”我这样问,而他少见地有些窘迫,我注意到他的手抖了一下,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我还是看到了。

“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你在餐桌上。”他安静地回答道,我有些惊奇地眨了眨眼。

为什么杰克先生会注意到……?

我猜我的脸一定红得像一颗番茄,我甚至能感受到它的热度。我急忙端起杯子想要遮掩我的失态,温热的杯子握在手里的感觉令我十分安心。我慢慢地平静下来,然后我看向杰克先生那双平静的蓝色眼睛。

他到底……知不知道这座庄园里正在发生的屠杀?

 

Day 18

今天又有人离开了,这一次是莱利先生。

我们一直在大厅等待能够有人会来,哪怕是负伤在身,我们可以治疗他,只要他回来。但是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我们也没能等到任何一个人。

这代表,莱利先生也……

我看到艾米丽终于捂着脸小声哭泣起来,她担忧了一整夜,我知道她与莱利先生走得很近,我知道这对她来说代表了什么。我和玛尔塔一左一右地坐在她身边,她捂着嘴啜泣,说着莱利先生承诺她在他们都离开这个地方之后会娶她。

她不断地重复这句话,可现在莱利先生再也回不来了。

我们都不知道那一场的屠杀者是谁,可能是我见过的其中一个,也可能是另外的某个怪物,谁知道呢,我只希望他们都快点下地狱去吧!

我扶着艾米丽回到了她的房间,整整一个上午我和玛尔塔都在陪伴她,我让她趴在我的肩上流泪,向我们述说莱利先生对她是如何温柔体贴。但我无论如何也对他提不起任何好感,不知何故。

对我而言,莱利先生有些奇妙的熟悉感,我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总觉得我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他似的,并且那是一段并不太愉快的回忆。

我的大脑阻止了我继续思考下去,我晃了晃昏沉的脑袋。每当试图回忆那段时光,就会引发我剧烈的头痛,于是我拒绝再回忆下去。在午餐后,我离开了艾米丽的房间,去了那个小花园。

不出所料,杰克先生还在那里等待着我。

仍旧是加了奶的红茶与精致的甜品,但是今天的我无暇品尝。我无精打采地坐下来——别怪我,我已经超过三十六小时没有睡觉,我甚至觉得我能够在下午茶的餐桌上昏睡过去。

“那里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小姐?”他这样问我。我告知他莱利先生遇害的消息,但是他看起来并不意外。

“那只是……游戏。”

他轻描淡写地说,替我将面前的冷掉的茶水倒掉再填满。我的双手交握在桌下,手心里全是黏腻的汗水。我急切地说这是一场屠杀,并非什么游戏,但是杰克先生看起来仍旧不紧不慢,甚至连他将茶点放入口中的动作都没有半点异样。

我看着他用餐巾拭了拭嘴角,然后他蓝色的眼睛望向我。

“只是游戏,小姐。”

他这样说。


 
评论(5)
热度(142)
© 燎原.|Powered by LOFTER